•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我们该不该放弃超远程”值得深思!

鸽友“一黑占”发帖表示:“我们是不是该放下超远程了?今年四川1500超远程仿佛就是一个笑话,开笼三个月没有一羽归巢,虽然还是有不少人觉得接下来或许会有奇迹出现,但大部分人已经认为归巢无望,甚至觉得这就是一场毫无价值的比赛。

作为比赛来说,赛鸽运动通常是比看谁飞得快,而不是证明鸽子能飞多远,明知道鸽子90%以上回不来,这样充满“情怀”的比赛,只会让更多的赛鸽入他人棚、果他人腹。况且现在城市化进程加快,鸽子野外进食环境远不如以前,川渝地区赛线难度对鸽子来说又是一个噩梦,加上一路的异常气候、天罗地网……让鸽子怎么回来?就算是用2000公里的奖鸽配奖鸽,子代也不一定回来。所以我们是不是该反思自己,告诉自己,别等了,放下超远程这个心结吧……”

发文引起热议,下面是老涅的评论文章:

“我们该不该放弃超远程”值得深思!

老涅

近日关于我们该不该放弃超远程引发热议,留言中有人觉得这样的讨论已无必要,我不这么认为,因为这是个绕不开的话题,即便今天不说,日后也一定会有很多人提起,并进行讨论,道理很简单,我们曾有过超远程的光荣历史,那是任何人想掩盖也掩盖不了的事实,最重要的是:这个话题不但具有现实意义,更有长远的意义。

一、超远程比赛在我国有它存在的历史原因,也是世界信鸽史上一项伟大的创举。

1、时代背景。司放远程和超远程主要集中在上世纪60年代至21世纪初,那个时候绝大多数人生活贫困,养鸽主要是少数生活条件比较好和痴迷信鸽的人;最为关键的是:上海作为对外开放最早的城市,受西方(主要是英国)殖民者、以及二战后日本遗留下来的军鸽,这些现存的遗产,才使得上海在信鸽比赛走在全国前列。

2、超远程是那个年代的唯一选项。那个年代,能养几只鸽子已经是非常的奢侈,李梅龄这样的留洋医学博士能有几个?汪顺兴虽经营豆腐作坊,一方面是喜欢,另一方面吴淞这个地方,在当时能轻松得到鸽子,否则也难以支撑下去。

上海在解放前已经有了司放天津的基础,虽然文革十年信鸽被列入封资修,开禁后自然首选超远程。那时养鸽主要是为了满足爱好,鸽子能飞回来,对业余生活十分贫瘠的人来说,已经是极大的奢侈,也不会想到以快为主的比赛,因为当时也没条件。

3、技术落后也制约了中短程的比赛。我们现在有电子扫描报导系统、有定位自动跟踪系统,那个年代没有专职养鸽比赛的人,上海是个以产业工人为主的城市,不比其它地方,人人在为生存打工。那时连电话都没有普及,信鸽报到需要先找公用电话通知,大多是直接提着鸽子到鸽会报到,路上远的要数小时(当时交通不发达)可想而知,若不放远程或超远程肯定不行。

二、以信鸽发达国家和地区为例。

纵观信鸽比赛发达的国家,如欧洲、日本、以及台湾地区,信鸽比赛距离都受当地气候、地理环境等因素制约,也决定了信鸽的育种方向。

整个欧洲因地域局限,形成了以巴塞罗那跨国为主的比赛,虽然地域和气候条件,有一些参赛国吃亏,但这项赛事已经持续了上百年,也成为世界上最著名的比赛;日本虽是个岛国,而日本的千公里大赛历史悠久,成为他们最值得骄傲的赛事;台湾就这么个岛,面积有限,海翔是迫不得已的选择,经几十年后现在形成了独具一格的品牌。我们不能说它们哪个正确或错误,都是时代、环境造成的必然产物,说正确与错误已经毫无意义。

上海、江苏等地当初选择远程和超远程,也是受经济、环境等因素影响,是不以人们的意志改变的事情。

三、我国超远程比赛有它客观存在的现实意义

我国超远程比赛也坚持到现在,虽然濒临绝境,究其原因是受到现代赛制的冲击,受到了赌的诱惑。而信鸽豪赌源于台湾,传入大陆现在有过之而不及,同时推动了信鸽市场化的进程。大陆从远程向短程的转化尤为迅速,一方面是经济私有化高速发展,另一方面是搏彩业和娱乐业单调乏味。当有钱的人越来越多,很快形成了一边倒的倾向,超远程被渐渐淡化,也脱离了主流赛事。

上海这个传统的超远程城市,若得不到后续资金支持,今后恐怕也难以维系。回顾整个沦落过程,有人认为这是顺应了潮流,淘汰落后的赛制,果真如此吗?前面讲到信鸽比赛发达的国家,无不是以远程的赛制、即传统比赛赢得美誉。最根本的一条:信鸽比赛是一种文化,文化得以传承是几代人为之奋斗的结果,赌哪怕再精彩也不会成为一种可以传承的文化。

我们的传统超远程比赛已经到了岌岌可危的境地,如果真有那一天,那是倒退和可悲的事情。道理有四:1、丢弃了传统赛制、意味着把几十年前辈们精心打造的文化给抛弃了;2、我国有得天独厚的超远程条件,欧洲没有这样的条件,他们依然坚持了下来,并形成著名的巴塞罗那品牌,我们相反有条件却主动放弃。3、远程和超远程对育种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和影响,生物进化的科学论断告诉我们:没有2000公里血统,飞不出1000公里好鸽子;没有1000公里血统,飞不出500公里好鸽子;没有长距离血统鸽,战胜不了恶劣气候情况下的比赛。4、远程和超远程也是信鸽品系中的分支之一,丢了这一分支,只能不断地从欧洲引进,永远也形成不了属于我们自己的品系。

四、目前超远程赛事遇到的障碍

我国目前超远程有来自以下几个方面的冲击:1、大批的鸽友转向公棚、寄养棚、短距离的俱乐部比赛;2、城市化发展、农田面积减少导致信鸽野外生存能力逐步弱化;3、远程鸽饲养成本高回报率低;4、因司放地远相应成本大大提高;5、组织者对这项赛事也没有兴趣,特别是中鸽协,也没见他们组织过来一次的专题研讨,而把“国家赛”作为可以标新立异的赛事。

以上这些现实是导致超远程比赛被逐渐淡化的原因,但以上五点在我看来都是能够克服的,关键在于我们有没有意识到超远程赛制的重要性?如果上上下下都急功近利,都热衷好赌,把赢的趣味性作为指导思想,自然是没得救了。欧洲坚持巴塞罗那百多年,要组织那么多国家参赛,司放要途径那么多国家,困难一定不比我们少,欧洲的经验告诉我们:背弃信鸽文化永远没有生命力。

总结:

但凡存在都有其背后的原因,相比以前我们物质生活虽然得到了极大改善,但道德文化没有相应提高,反而更加自私自利。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妄想拯救超远程恐怕难上加难,何况目前没有很好的组织者。作为普通养鸽人,我们也只能望洋兴叹,发发牢骚而已。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