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一次特别的造访
作者:艾迪·夏拉肯 郭怡睿 译

来访者是一个中国鸽友和一名比利时翻译。

通常情况下我不是很热衷人们来访,但是他们说只待一个小时跟我聊聊鸽子,我觉得这也算是开开眼界。

翻译说,他这个委托人不惜财力买了很多鸽子。

人们谈到花钱的时候往往神色夸张,但是这个人在谈及卖给他鸽子并且赚走他银子的那些比利时卖主的时候,面容依旧严肃而淡然。

那天他刚刚花大价钱从一“超级冠军”的鸽主那里买了六只小鸽子。就在车子后备箱放着,他问我是否愿意看看。

我对这个不感兴趣,因为我知道那个“超级冠军”鸽主和他的鸽子。他也没有什么不好,但是论比赛,他不名一文。他就是个鸽贩。

让我感兴趣的是他们肯花这么多的钱,因为据我所知,就连“超级冠军”本身也值不了多少钱。

谁愚弄了谁

“你觉得我们这些鸽子买得不值吗?”翻译问道。

我耸耸肩,问他,你确定真的是花这么多钱买的?翻译脸红了,不得不跟我解释。

事实上,每只“只”要100欧元,但是若真要价100欧,中国人一听就会恼了,他们要最好的鸽子,而那些便宜的,他们会觉得一定飞得不怎么样。

因此他每只要价涨到了500欧。

我似乎应该报以理解:“他的中国朋友”不能千里迢迢来一次(或是出公差)只买回家100欧一只的鸽子。

但是他如果听到了花100元就能买到的事实,一定嘲笑自己愚弄自己。

如果他的国内朋友再听说了,他就更无地自容了。

没有真正的养鸽人

我问翻译,他自己是不是也养鸽子。

他说不养。

“呶,”我说,“我知道了。我更知道一些外国人有多么天真,虽然他们有钱。”

因为他们被唯利是图的出版商、拍卖商、中间人给洗脑了。

这个中国人没理会我接着说:

“那个鸽主不够实诚吗?这六只鸽子您就一点也不感兴趣?”

“那个人还可以。”我说,“但是你不知道他每年一共作育多少只。他这些鸽子家飞的时侯就好像乌云密布、日蚀来临一样。而实际上他甚至连一只真正的好鸽子都没有。他只有漂洋过海的虚名。”

他的鸽子的确血统过硬,这又怎样呢?

然后我问他,这几只鸽子多大了。

“至少五个月大。”他说。

我知道中国人耐心不大,买了鸽子就想直接做种,所以,他们更希望买大一点的。

“那你几乎买的就是垃圾。”我说。

“育种者会留下自己认为好的去打比赛,次一点的出售。不然你以为他们会卖好的,留给自己差的?”

一席话让他陷入沉思。之后他问,能不能买我的几只鸽子。

这当然不在话下了。

什么是好种鸽

我给中国朋友抓了一只鸽子,他从口袋掏出眼镜,仔细端详鸽眼,然后不住点头称赞。

“好鸽子。”他然后用中文说,如果用一羽黄眼鸽配它,那他很愿意出钱买它的子代。

翻译叫我写下鸽子的价钱,用美元计算,其中30%是给他的中介费。

我写的是600。

他马上翻译给他的“中国朋友”,但我清楚地听出他用“欧元”把“美元”偷换掉了。

他不仅拿了30%的中介费用,还故意说错了货币种类。

因为600欧元与600美元是有一定差距的。

还有,那个来访者为什么张口就说“是个好鸽子”呢?

我一直觉得只有鸽子本身赛绩或者它后代的赛绩,才能证明它是一羽优秀选手鸽或者种鸽。是我方法太简单了?这个人真能凭一握就能知晓鸽子的好坏吗?

“你不是说这鸽子的父亲是纯血统的詹森吗?”

“那又怎么样?”我又一次这么回答,不再理会他要买它的后代的问题。

下一站

当翻译跟我说,他的委托人花很多钱买的一羽鸽子,除了一次在国家赛得过冠军,三年内只得过两次名次,我肯定了,这个拥有两个鸽棚的中国人尽管人很好,尽管富有,他在赛鸽运动上是不可能成功的。

得一次国家赛冠军仅仅因为运气。确实有幸运儿存在的!

我和他握手道别,听他们说下一站要拜访荷兰的一个大人物。

那个人的名字,他们读得很重。

在去那里的一路上,他们会遇到无数的养鸽爱好者。但是,这些人没有名气,没有品系,没有网站,没有自己的代理商。

但是赛季一到,他们最不放在眼里的,就是那些享誉海外的大人物的名字。

结论

我想说:

——如今人们的确在鸽子身上花过不少钱,但这些钱多半落到了收税员、育种站和炫耀的人手中。

——如果你真要买鸽子改善自家血统的话,不要买太小或者太老的鸽子。

——不要相信某些中间人。

——不要因为别人能买很贵的鸽子而失望。钱不多也有它的好处,你买之前就会考虑再三,挑选也会更加严格。关于那个中国人的故事,绝对没有半句假话。不幸的是那样的人还很多,他们注定会失败的。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