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有点“过分”的比赛
作者:藏龙鸽舍

今天是东莞的最后一站700公里比赛开笼的日子,经过一路的170公里 230公里 300公里 400公里 500公里 600公里一轮接一轮的淘汰赛,最后全会剩下34羽精英,其中属于我们的合作鸽舍的就占了6羽。另外现有整个会的五关和七关擂台鸽剩下也不过各七羽,其中就各有三羽是我的五七关擂台鸽。获胜的机会相对较大,不过因为末关是700公里的比赛有一定的难度,加上比赛一天没完也分分钟有变数不敢懈怠,战战兢兢地经过十天的训练和调整终于到了检验结果的时刻。

因为是重要的日子,所以我早早起身为自己做晨祷,梳洗完毕为自己换上一身最体面的衣服,佩上我每战必备的“幸运戒”,因为是今年最后的一场比赛希望可以纪录一些画面所以异于往常地多带上一台相机。自己搭车去修车厂提车,把车子开到洗车场请洗车的师傅里里外外认真地洗了一遍,还更新了全部的座套。自己事后都偷笑,就算是去朝圣的都未必有我这么讲究。

由于合作鸽舍早上来电700公里的鸽子已于早上7时15分在江西永修放出,再结合当天的天气预计最快的鸽子3点左右就会归返。因为修车还有洗车耽误了很多时间,洗完车一看表都已经一点半,深怕错过目睹那到鸽一刹所以随便吃了碗云吞,就匆匆地往合作鸽舍赶。因为是周末外出的车子比较多,一路都很堵车,想开快也没办法,最后总算是到了目的地,时间已经来到两点半,还好没迟到,我一口起从楼底登着楼梯气喘吁吁的直上4楼来到了天台,强哥早已气定神闲的在天台上煮好茶等我。听说三点左右好友阿明也会来看比赛。没到鸽的时间都是比较无聊的,时间也好像过得特别慢我们只能坐着 不着边际地聊着天打发时间,期间也有鸽友来电闲聊,多是互相询问有没到鸽,还有预计的到鸽时间等等。中午三时许强哥在和一个鸽友聊电话的过程中得知,同一天深圳大龙园俱乐部跟我们同赛线的500公里级比赛中午一时许已有鸽归返。得知这一信息,我们确信今天的天气比较好飞,当天有望见鸽!因为已经三点接近到鸽时间所以我们也开始紧张起来。我把相机设为待命状态攥在手里一刻都不敢放下生怕错过那精彩瞬间。后面阿明也终于在我们的催促下也老神在在地来了。

时间来到了4时14分,强哥和临近的隔壁镇也是在进行同场比赛的阿斌哥聊电话。而我却为了想录下头个鸽子的归巢情形而不敢松懈地四处眺望,攥在手里的相机都感觉有些微潮了。突然我看到我顶上有一鸽子掠过!便条件反射一般地脱口一句“有鸽到!”强哥立马挂了电话,吹哨“哔哔!!哔哔哔哔!!!” “咦!!??奇怪!怎么越飞越远了??” “汗…原来是过路的鸽子,不是我们的”,是我神经过敏了,呵呵比赛很常发生这种状况。正在我为自己的“神经过敏”道歉时,强哥的那台“生意兴隆”的电话又响了!来电的是洪先生,说刚刚他们那边到了两只700公里比赛的鸽子。“哇~这下紧张了!别人头批鸽子到了!!” 说时慢那时快,强哥电话刚挂不到一分钟的功夫,我从他远眺的眼神里看出异样,原来远远地有一只鸽子正朝鸽舍这边飞过来,又一次被眼尖的强哥先看到,我打开相机开启视频录制,无奈那鸽子在天空里显得太小移动的速度又快,我托着相机根本跟不上,只能有一节没节的拍。

    当鸽子临近鸽棚得那一刻,居然消失在我们得眼前,我们都傻眼了?“额…哪去了?”那鸽子明明是冲我们这里来的啊?怎么突然间不见了?!这时候阿明指着对面的天台,喊道“在那边!”我们应声望去,顷刻间心跳加速“298!!”这是一只又是擂台又是大组头(注:下注最重的意思)的鸽子,偏偏这个节骨眼上怎么会外下在别人的天台上,我和阿明是生人怕吓到它,两个人一溜烟跑下天台,只留强哥在上面用口哨召唤它。可它就是窝在那里不动了,实在着急!于是让在临近楼房上做工的人帮办赶它起飞。这一赶倒好,它一上天就直直地往远处飞,居然消失在视线里了。虽然很紧张但我定了定神对强哥说,“不管这一只了!后面还会有鸽来,先集中精神等后面的吧!”

约莫过了5分钟的样子,一下子又来了两只鸽子,这一下更让人热血沸腾居然另外的两只擂台鸽也一起回来了,虽然有一只先进笼,但我们也不敢进入鸽舍为它打鸽钟,深怕吓跑未入笼的另外一只。我和阿明在楼下都很紧张,约莫过了两分钟,只听强哥一声“上来!!”我和阿明从楼下一下冲上天台,帮忙打鸽钟。实在好刺激!!帮忙打钟的时候我很明显地看到阿明的手在剧烈地颤抖!!呵呵…最后为这两只鸽子打完钟大概15分钟后,“298”再一次出现在我们的视线,因为怕再有过失所以这次我们任由它在棚顶上定定神自己入舍,最后终于在3分钟之后在我们焦急地等待中入笼了,强哥快步进入鸽舍,小心地抓起鸽子 取下密码条打入鸽钟,回过头来紧绷的脸顿时由怒转喜,又一次习惯性的举起双手与我击掌大喊“耶!耶!”

只可惜这只“298”浪费了整整23分钟的时间,损失掉了50多分速,也不知道要少赢多少钱。害得我心跳过速跳得我胸口好痛,更不知道吓死了多少脑细胞,连人家给我道喜打电话我都接不了。汗…实在是折寿…

最后在天将黑的时候以最后来了一只阿明的鸽子而画上完美的句点。我也拿着相机对着华灯初上的城市做最后的录像收尾。回来回放的时候无意间发现也同时录下了强哥和人家聊电话时由衷而出的一段决赛感言“这样的距离当天能撑得回来都算对得起自己了…”,听着很傻感觉有点无厘头笑到我肚子痛,哈哈哈哈…

晚上十点我回到家,强哥在鸽会验完鸽,用激动的声音给我打电话,“成绩出来了幼鸽综合成绩4位 7位 8位。五关擂台整个会来四只我们是第 2 3 4位,七关擂台也是来四只我们又是第2 3 4位 暗组单 双三… …粗略算下来20万左右的总奖金被我们赢去七万…”

我心里一振“我父!!恶性!!! 赢来咔过分…太没礼貌了,真的对不住大家了…”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