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也说詹森“老麦克斯”的故事
作者:王伟克

有专业平台,又“语不惊人死不休”了!对此我是一贯赞赏并支持的——前提你得是靠谱的惊人之语。平台上有图文并茂的头条:《詹森家族头号功臣——老麦克斯》。这要让新入道并是詹森鸽舍跨世纪崇拜者的新鸽友们听到看到,立马铭刻于脑和心,改都难改了。

其实,詹森鸽舍“头号功臣”这种说法既不妥当,也属匪夷所思——那座鸽舍半个多世纪以来星汉灿烂、名将如云,试问哪一羽可称“头号功臣”?倒是有人问及(不断有人问及?)战星如云的詹森鸽舍中,兄弟们印象最深或者说认为好中最优的鸽子是哪一羽时,经过思考,詹森兄弟们的答案是“迅捷”号。它曾经被称作“晚生35”,环号“B35—6588400”,作出于当年第二轮的浅斑雄鸽。荣耀如“迅捷”者,也不过是名膺“最好”,并没攀爬上“头号功臣”的极致巅峰。好在专业平台仅头条题目如此令人晕眩,内里叙述老麦克斯时,倒也复归客观:老麦克斯堪称詹森鸽舍60年代最耀眼的明星。既然耀眼级闪亮登场,就了老麦克斯的身价声名,顺便追述一下它的“生平事迹”,可算是顺风顺水,应当还有澄清勘误之功能。

到上世纪60年代,詹森鸽舍的“老白眼65”,是浅斑羽色、“浅灰色眼”;麦克斯一脉的源头“老麦克斯”(B67—6282031),也是浅斑羽色、“典型的詹森灰眼”,浅斑羽色和灰眼,而非黄眼,乃詹森鸽舍成熟期代表鸽的标配,我们应该注意到这一点。

“头号功臣”老麦克斯的竞翔生涯颇为曲折,幼鸽时初战即获亚军,另有超速群侪5分钟的夺魁记录,入赏冠军不下三次,这是詹森鸽舍“很正常的”一羽赛鸽和后备种鸽了。再战时,它居然迷飞了!幸好10天后,它“又在蓝天上出现”了!兄弟们自然喜出望外和如释重负,毕竟,初上蓝天就有迅猛势头的,并不是可以信手拈来的现象。詹森兄弟们的做法,是“当年再没有让它参赛”,普通鸽友也会这样做的,属于正常处理方式。假如詹森兄弟们当中,不管谁能准确预判一羽鸽子的参赛和育种潜质,那么许多鸽子是不必频繁上笼参赛,甚至都不必参赛的,直接进种鸽棚即可,何况还有超强记忆和清晰血统来源做参照!但事实显示不是这样,已经“大有苗头”的小小“老麦克斯”,次年2岁以及再次年3岁时,它还是要参赛,赢得过“四回胜利”。至此,它才是作为种鸽的“老麦克斯”了。

我们对詹森兄弟的鸽舍,在数十年不引进种鸽的前提下如何选种,有基本的、深刻的、乃至固定的认识了吗?更“离奇曲折”的是:老麦克斯的同窝鸽,于第一次路训时便“迷途不知返”,再没人看到过它的踪影……类似笔者在近30年前的撰文中戏称的——谁知道詹森“019”的同窝“020”到哪里去了呢?世间无人知晓019同窝的下落,詹森兄弟们也无人提起。我们再借此反证:詹森兄弟们怎敢不通过上笼乃至频繁上笼、多年上笼,来彻底检验自家鸽子的竞翔能力,和是否能进入种鸽棚的资质(进了种鸽棚还不一定结果如何呢)!

中国鸽友初次了解和接触詹森鸽系,就是从老、少麦克斯及019们开始的。晚年的019来到亚洲,我们相对更熟悉一些;老年的老麦克斯,连同大它4岁的父鸽“黑公牛”(B63—6510753)一起,被本国鸽友裘力斯·伍特斯买走,后来,又被转让至德国。老麦克斯其时已难以完成授精,告知了伍特斯,他仍执意要买,真是爱鸽人啊!但是,与老麦克斯一起被买走的同龄鸽B67—6282027 “黄眼号”(长着黄眼就可以被以此命名,詹森鸽舍的黄眼鸽得有多稀罕呐?!),在1983年达16岁高龄,却仍然可以在伍特斯鸽舍成功繁育后代!个体之间差别悬殊——此乃“天意”。

对于1968年6月16日星期天的那次让老麦克斯迷飞的“天灾”,夏拉肯先生评价道:大体估计,比、荷两国当日损失的赛鸽应有50万羽之多!上帝保佑,老麦克斯失踪10天,终于返回了阿连栋克书院街6号的詹森鸽舍,国际鸽坛的历史,并未因它而最终“改写”!倘若它这次真的没有归巢,詹森鸽舍血泪痛惜暂且不说,世间将不会有“年轻麦克斯”、“019”、“威洛”、“好雌72”、“爱坐者”这些大名鼎鼎的鸽子,詹森鸽舍的一个支撑数十年的系列将不会产生,这座鸽舍的一角可能因此坍塌。

2020年5月12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