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中国公棚奖金十字路
作者: 林信涌

今天,要不是对鸽子的热爱,要不是对真理的执着,我想自己是撑不到今天!!公开撰文讨论公棚奖金制度的想法潜伏内心已久,纵观积非成是的局势发展不禁令人忧心,故谈之。


凡是走过的必留下痕迹

曾经在03年的第二届中荣章程当中倡导按缴费羽数来设置百万奖金,试图铺设公棚健康经营的游戏规则,但那次我们失败了!

因为时机未成熟,大家只醉心于与公棚老板喊出的天价奖金玩,至于这些钱最后是否真落入鸽友口袋,没人能全盘了解。

过后中荣也“被形式所逼”必须跟着保证奖金,并从一百万一路来到创下全球最高奖金的百万欧元大赛。

孟母三迁为教子,中荣五迁为鸽子。七年来,为全球鸽界寻求一个社会观感较正面的“高尚干净”的竞翔舞台,中荣投入上亿人民币,搬迁了五次鸽棚最后落脚上海F1赛车场旁的千亩苗园。

但碍于上海地区养鸽相较北方潮湿,华东地区电网密集干扰磁场归巢及南方人理性,对公棚激情不如北方火热……几年来,试过多种方法吃尽苦头与辛酸,不禁让人怀疑上帝与菩萨是否忙谈恋爱没时间管人间疾苦了。

创办中荣信鸽文化育成中心的十年路来,我们走的孤独……理念的先行与乡愚的价值观差异令人郁闷到近来健康亮起红灯,而最好的治疗只能靠比赛时那一羽羽凭实力奋回小精灵来抚慰创伤的身驱。只因那才是真的,其它对我来说很多是假的。

再说一次!今天,要不是对鸽子的热爱,要不是对真理的执着(塑造社会、经济、文化的双赢局面),我早放弃了!


保证奖金VS实收设奖

两种的差异是本文的核心主菜,请阁下冲个冷水澡,洗把脸或脑袋泡在冰水桶后享用以下:

每个人都会因利欲所勋去干坏事(包括我在内),只是让他犯错的代价不同而已,又或许陈水扁的价格可能比我贵一点吧。口袋有多少钱干多少事,这么多年来,世界上公棚有谁因下述比CRPIC老实地赔得更多的,欢迎来告诉我。

我想,很少一个公棚老板一开始就想犯错赖皮,是遇到不幸不测一下承担不了损失,只好选择干见不得人的事。假设换作是你,扪心自问你也会继续保证奖金吗??别再乡愚了,否则就是:

1.逼公棚老板跟你赌,请问饲料、药、鸽钟、鸽子都在他手上,你赢得了他吗?

2.逼公棚老板去作弊、去耍赖、试问以下:

一、遇恶性竞争、收鸽不足怎么办?

二、遇疫情失控、死掉大半怎么办?

三、遇半夜遭窃、被偷大半怎么办?

四、遇外训失利、丢失大半怎么办?

五、遇卡车出门、不幸车祸怎么办?

最后,请常赖皮的送鸽者自招,你们真缴费了吗?老板怎么办?

谈到钱总感到俗气,只不过想清楚表达,十年坚持不是为做个公棚来赚这种全世界都知道你赚了多少钱的烂生意。

反而,每当集结到全球菁英的真赛鸽,经过真正常训练后的决赛较量,并能真正多关考验后,比出真水平的那种过程戏,真叫人生死相许!!


中国公棚奖金的十字路

尽管鸽界每天喊到漫天响地要公棚公平公正公开,可造成公棚作弊动机的结构问题不正视。所谓正视就是保障他劳力付出的正规利润、隔离他出卖良心的不当暴利。付他管理费(房租费)、小费(提成),至于奖金这块大饼就不让他沾染(保证)了。我常比喻客人到酒店租了几间房后,他们在里头搓起麻将之间的输赢,就让他们自己去了结,酒店只要提供场地,做好服务等着收房费就好。

可中国的乱象是鸽友硬哄着招待所的老板来做庄家一齐玩,并要人家先把老婆,小孩抓去典当卖钱来保证我们的权益?

泡在冰桶后的脑袋何不转转,他今天若有上亿的资产来保证承诺、他还须再来做这种鞠躬哈腰的公棚烂生意养家糊口吗??

健康发展公棚有两招:

一、说服中国保险公司对公棚业可进行投保。否则就是二、改变保证奖金为收多少玩多少,才是彻底解决乱象的釜底抽薪之道。

这点,去年六月我陪中鸽协领导访问台湾鸽会时,大家都有体会。一年一百多个俱乐部接近四百亿台币的比赛中,没半个是必须由会长保证奖金的,全是收多少玩多少。当然会长要尽力办好鸽会务吸引会员数来把奖金搞大,到时小费自然就多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让公棚行业回归到高尚服务业本质,而不是庄家与鸽友对弈的旗牌室畸型发展,是本文核心诉求。


国家管好公棚一点不难,五千万不是梦

台湾高雄中正支会1000个会员,平均每年玩近20亿台币,折合人民币每人每年玩40万,输赢之间按20%也只8万人民币,以国内玩鸽人经济状况探究并不难达到,问题核心有两大点。

一、属外在条件的是法令未健全前,政府不会允许。

二、属圈内问题的则是保证奖金制度的暴利与弊端。

中国公棚发展导向正轨如今已是刻不容缓,虽然百万欧元大赛十一届未达高额奖金理想目标,让有些不爱仔细看章程内容的北方朋友失望。但至少它是健康地进行并成功地写下中国公棚奖金制度的一页,弟藉此文机会感谢参赛鸽友的理解与支持。

当然,十二届章程设置时我们又面临了徘徊,再一次的乡愚与良知、邪与恶之间的抉择。最终,我们当然是坚持按实收羽数设奖,并且按目前收鸽局势看,我们肯定又失败了,但这次不同的是从今后,我们不会像03年一样被积非成是的形式所逼改回保证奖金,若做不到全球最高奖弟可以自杀谢罪都不可以牺牲真理追求短利。 

即使以后做到了全球最高奖金五千万(以两岸趋向发展观察这不是梦)也不会也不该再走回了!

真理永远是真理,被理解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最残酷折磨的过去

谈了太多别人的事,把问题拉回中荣本身说说自己吧!或许参与过的朋友更关心的是中荣丢鸽太多怕到时存棚不了这么多鸽子,奖金达不到怎办?

没错! 这确实是最残酷折磨人的事实,以十几届大棚养鸽在上海的经验来分析,几乎每届都只能有三分之一的决赛入笼率,届届一模一样的惨况不得不让我们认清不如北方干燥好养的事实,但若学人家留一些不外训的招数更是不该。

综合实情,为今之计只好先出送多少羽都不先收费,等200公里训放完才按实存羽数缴费,让朋友没太大风险,中荣先多花几斤饲料,期待有意参赛鸽友多下几窝小鸽,这是很滑稽的建议,也是无奈的现实。

至于大家建议把公棚盖到北方去则不是我们想做的驼鸟心态,况且该是人玩鸽不该是鸽玩人。

新的千亩苗圃基地,闹中取静交通方便,是国际大都市中呼吸养生的圣地,是爱鸽全家人欢聚赛鸽的天堂,“人”才是赛鸽的主角,钱及鸽子应该是配角。况且从2009年正式开始,每年五月春赛及十一月秋赛的模式已订,南半球、北半球鸽友欢聚一堂的美景,正活化着每人身上的几十兆细胞,这将是多美的事。


为天下公棚老板请命

在此郑重呼吁中国400家公棚老板,若愿推行实收设奖制的,不论奖金多少,我们都愿送鸽参赛共襄盛举,期待您和我们联系!

大家一齐把制度推向健康的轨道,否则您为保证的奖金不知白了多少头,身体健康与家庭生活的牺牲不值得。把方式改一下,庄家不做改开饭店多轻松呀!

若公棚都愿意按羽设奖,那样有钱有脑的人才会真消费,奖金大了小费自然多,不合理的利润只会让市场萎靡不振,台湾蓬勃发展的鸽会是例证。

当中国奖金提高到赛鸽职业化(有如足联、NBA篮球)时,那就是我们放下重担,下岗回归鸽友身份快乐玩鸽的时光。

感谢阁下耐心看完此文,但请谅解我将不会对任何人的批评有所响应,期待上述呼吁早日到来,祝福中国鸽界早日恢复健康。


中荣信鸽文化育成中心 弟 林信涌敬书

2009年5月22日





编者按:十年前中荣林先生的这番话可谓发乎其心,但结果却不理想,今天已经看不到2010年之后的中荣赛鸽消息了,可见这种想法一直存在,却一直不为同行和鸽友所采纳。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