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名利场里的“鸽养鸽”
作者:沉岭山人

名利场,是体育赛场的本质和现象。
    信鸽比赛也不例外。在激烈和直接的对抗中,鸽子质量必须优秀,养鸽人鸽技必须高超,付出必须加倍,方能名成利就。
    可是,体育界“冠军是用钱堆出来的”名言,揭示了即使天赋异禀的人士和团队,没有基本资金支持,别说顶级冠军,恐怕与体育竞赛都极有可能无缘,生活中确实存在“钱不是万能,没钱万万不能”的现实,中甲强豪天津天海足球队2020年的生存现状与命运,便是真实写照。
    欧洲百年赛鸽史,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部将鸽子当成“衣食父母”,把养鸽爱好和兴趣办成“以鸽养鸽”、自食其力,甚至养家糊口、生儿育女、发家致富的事业的历史,逐步“自适应”地形成了适合信鸽活动滚动发展的基本环境与氛围,专业、职业人才大量涌现,极大化地促进了优质赛鸽的产生和名家的出现。过去有詹森兄弟们,现代有“森林之王”主人布劳尔、波拉5000的拥有者瑞米·迪美,和养一棚速霸龙的范瑞特,等等,不胜枚举。
    可见,“以鸽养鸽”、“以活动养活动”是欧洲信鸽和活动长期保持优质的奥秘之一。
    欧洲鸽界传统和常态的“以鸽养鸽”带来了如下现象:
    ● (部分、全部或超额)解决了鸽人生存和信鸽事业滚动发展的资金需求。
    ● 出现专业户、职业养鸽人,可以专心致志养好鸽子,赛好鸽子。
    ● 认可鸽子的价值存在,使价值交换规范化、合理化。
    ● 满足了普通鸽友和名家高手都有的引进和交流鸽子的共同需要。拍卖会、交流展会、私人交易等多种形式,盘活了信鸽市场和流通渠道,“二手车市场不旺,一手车市场也不旺”。
    ● 简化和正常化了鸽友间的关系,如同生产商、商家和客户,银货两讫,可以再续鸽缘,也可以再无瓜葛,轻装上阵。
    ● 鸽子和鸽技被认可、被接受,后代继续得到发挥,鸽人充满自豪感、成就感和价值认同感,更大地焕发了激情,增强了信心和乐趣。
    ● 各种信鸽活动组织、经营单位,如协会、俱乐部、公棚、寄养棚等,也得到了维持和发展。
    等等,名家名鸽辈出。
    无比较,无进步。反观改革开放前的中国鸽坛,突出有几点:
    ● 基本从工资(工作收入)抠钱养鸽子,公认为“穷人的玩意儿”。
    ● 纯属休闲娱乐的业余活动,不具备专业性、职业化条件。
    ● 以“鸽养鸽”为耻、下作甚至涉嫌违法犯罪。虽然存在鸽市和私底下的交易,但属违法临界线,“倒买倒卖”、“投机倒把”是悬在头上的刀,鸽友因收取转让费受所在单位或司法机关处理时有耳闻。
    ● 养鸽人关系奇葩:以旧式的师徒关系处理鸽人关系;提倡“交流鸽子先交人品”,强行和品德挂钩,鸽主成了人事组织部长,先考察对方品行,再谈鸽子;受赠鸽子立马成师徒;交换鸽子,常常陷入“谁是师、谁是徒”的尴尬之中;也有按鸽子分帮立派的,对立排外,“少林”不能与“武当”交往,为之“纯净”,否则为背叛师门,等等。鸽界带着旧时的江湖习气,剪不断,理还乱,是非丛生,躺着中枪,翻脸成仇,不是奇闻。
    ● 信鸽协会或组织艰难度日,甚至没有专管人员,只能临时组织,八仙过海,各自发挥。
    等等。
    上述种种,都导致了中国信鸽质量普遍低下,名鸽和名人罕见,影响力羸弱,信鸽活动发展畸形、单一缓慢,难入大道。
    可是,巨变发生在改革开放后:成立中鸽协、恢复国际鸽联地位、列入中华体育项目、归属体育系统、与国际接轨、制定各种规章制度,尤其在认可“以鸽养鸽”和实际实行了“以活动养活动”措施后,顺理成章地理顺了各种关系,有效解决了以往的许多弊端,同样营造和构建出了信鸽活动正常、持续和健康发展的良好环境,中国信鸽活动由此史无前例地扩张,与欧美同行的差距迅速缩小,成为举足轻重的信鸽活动世界大国。
    由此可见,体育运动的开展,离不开对活动特点和规律的认知。改革开放后中国信鸽活动近40年的实践证明,信鸽领域中的“以鸽养鸽”,完全符合当代信鸽活动的现状、特点和规律,是信鸽活动繁荣兴旺、持续发展必须肯定和坚持的关键条件之一。回顾历史,西人先知,西人先发,国人后觉,国人后发,后浪推前浪,惟顺天者昌。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