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来华二十载 毕生献赛鸽!——泰国鸽友松芭的故事
作者:董承智/袁民

来华二十个载 毕生献赛鸽!

  松芭(Boonchirt Sombat)泰国籍,个头不高,肤色黝黑,脸部看不出明显皱纹,因此显得十分精干。若不是他自报年龄,还真以为才五十出头的年纪。

  松芭操着稍显生硬的普通话,神态略显拘谨,甚至有些腼腆,给人印象他是个不善言谈、表现自己的人。可当谈起信鸽,谈起毕生为之付出的那些往事,表情中立刻流露出浓浓的爱鸽情愫,以及对谢氏家族的感恩。毕竟他将一生都献给了赛鸽,而与鸽子结下了一世情缘。他来华时年轻有为,而现在已经是六十开外的人了。

  我们在长达三个小时的采访中,从松芭一生养鸽赛鸽的经历中深切感受到:什么才是真正的赛鸽人生?什么样的人才适合养赛鸽?而鸽品即人品,没有人品的人是体会不到赛鸽所带来的真正乐趣。

  一,儿时的梦想

  松芭九岁时邻居养了一群信鸽,每天早上看鸽群飞翔,成为小松芭童年最快乐的事,他心想:为什么鸽子不飞到别的地方去?为什么拿到很远的地方它也认识自己的家?即使那些是别人家的鸽子,可在他幼小的心灵里已经埋下了深深的爱。


松芭

  十二岁那年,松芭攒够了买一只鸽子的钱,但他没有条件建自己的鸽舍,只能把爱鸽寄养在小伙伴家,然后每天跑很远的路去看它,这样虽然辛苦但也快乐。

  成年后学习酒店管理的松芭刻意到比利时找工作。他一边努力工作,一边交往鸽友学习养鸽经验,后来终于有能力建起了自己的鸽舍并开始参加比赛,天资聪颖的他很快在比赛中崭露头角。

  上世纪八十年代,正大集团在欧洲的业务如火如荼,当年的正大少帅谢国民先生在比利时也有自己的鸽舍并参加比赛。他在比赛的成绩公报上看到了松芭,并与之取得联系,后来他俩建立了深厚友谊。谢先生非常欣赏松芭的才能,有意让松芭执掌赛鸽比赛,自1986年始,谢家鸽舍的日常管理也全部交由他来做,从此追随谢国民先生,开始了完全意义上的,真正的养鸽、赛鸽人生。

  二,影响一生的良师益友

  在这里有必要给大家介绍影响松芭一生的谢国民先生,谢先生不仅是个大企业家,还是国际上著名的信鸽爱好者,为我国信鸽发展作出卓越贡献的人。

  谢国民1939年生于曼谷,祖籍汕头市龙湖区外砂镇蓬中村人,他的父亲谢易初(1896-1983年)是著名华侨、实业家。1953年创办了以经营菜籽和农牧产品为主的“正大集团”。

  谢国民排行老四。小时候,父亲为了让他学习中文,送他回汕头念书。后来他又到香港学习经济管理和商务。大学毕业后他回到了泰国,但父亲没有让他马上进入正大集团,而是吩咐他在其他公司谋职,以积累从商经验。

  谢国民先在国营蛋类合作社等单位工作了近5年之久,1963年才到父亲创办的正大集团任职,由于吃苦勤奋,在他身上看不到富家子弟常带有的骄气,却显露出了卓越的组织管理才能和深谋善断的企业家气魄,给父亲留下极佳的印象。1968年,谢易初把正大集团董事长的大权交给了谢国民,谢国民成了这个集团的掌舵人,那年他刚29岁。

  20世纪80年代,当中国大陆刚刚开放,谢国民作出了在中国投资这一令世界经济人士震撼的举动。正大集团成了第一个来中国投资的外资集团,也是在中国投资项目最多,投贸额最大的外国公司之一。他与中国合资及独资经营的企业超过70家,范围从初期的饲料加工、摩托车制造发展到房地产、金融及通讯领域。

  谢先生为什么有那么大的魄力投资中国?完全是出于商机吗?毕竟那个年代红色中国在西方资本市场人的眼里是惧怕的。根源在于:思乡爱国的情怀早已根植于谢氏祖孙三代人,易初、国民、汉人的脑海里,只要时机成熟一定会这么做。

  2015年,正大集团以农牧食品、商业零售、电讯三大核心事业为主,同时涉足金融、房地产、生物制药、汽车摩托车等10多个行业,业务遍及近20个国家和地区,员工超30万人,年销售额超过400亿美元;其中在中国设立企业300多家,员工超8万人,总投资超1100亿元,年销售额超750亿元。

  在社会公益事业方面,正大集团投入了极大的人力、财力、物力,捐款超过3亿元人民币,用于各地抗灾扶贫、科技教育、医疗卫生、体育设施、动物保护和“希望工程”等。

  2017年6月11日,中国侨商会第四届会员大会,谢国民再次当选会长。


2005年《财富》杂志将谢国民评为全球最具影响力的50位商界领袖之一。

  松芭说:结交谢国民先生,自己是幸运的。其实谢国民先生也是慧眼识人,他俩对赛鸽运动的挚爱以及理解极为相似。这样的奇遇不是人人都会有,松芭他得到了,所以十分的珍惜。

  松芭信佛,是个虔诚的教徒,他要求自己做事有始有终,因此他几十年如一日,做着重复的劳动,如果问他这是为什么?因为心里有爱,有对谢氏父子的感激之情。他多次表示:是鸽子给他带来工作和精神上的享受,所以他要善待鸽子,不仅从不杀鸽子,也不把鸽子作为谋取利益的载体、工具。即使个人付出是巨大的,仍坚守谢氏一贯的原则:“因为爱才养鸽!”而没有任何的杂念。

  松芭在赛鸽场上所取得的成绩,仅冠军何止上百?其实早已是名家,只是因为谢氏企业文化,以及他本人习惯低调的作风,所以外界很少了解他们。就这次采访而言,他开始推脱忙,经五次恳求才约见了我们。可当说到成就时,又尽量避开谈个人,所以关于他个人方面我们了解的也就是这些了,这与我们当下所见的只怕自己不出名,区别有多大?

  三,移师上海

  松芭在比利时鸽坛耕耘将近20年。1998年由于金融风暴的影响,正大集团削减了欧洲的业务,重点向中国大陆转移,赛鸽也随之从欧洲转移到了上海。但这是非主要原因,凭谢氏经济实力,完全可以继续留在欧洲参加比赛,关键在于谢国民先生是一位真正懂鸽爱鸽人士,在他的内心世界里,时刻惦记中国信鸽的发展,他觉得自己有义务奉献爱心并为之多做贡献。而且上海有很好的基础,上海的比赛动辄就是上万羽,至少也有几千羽,并且谢国民先生与上海的鸽友早已建立了联系,曾多次赠送鸽子给他们。

  当年在比列时时,由松芭经手援助大陆的种鸽就有许多,欧洲的一些先进理念也被介绍到了中国。现在谢国民先生年事已高,他常住泰国,但只要来沪一定会来看望他的爱鸽,他的儿子谢汉人先生则无论工作多忙,每月都会亲临鸽舍,过问比赛和育种的情况。

  在上海谢氏有二处鸽舍,分别是2000年于闵行区吴中路易初莲花超市顶楼上,用谢汉人姓名参赛的鸽舍,和2005年在浦东易初莲花超市顶楼上,用谢国民先生的名字参赛的鸽舍。

  松芭每天上午在浦东的鸽舍处理事务,下午到吴中路的鸽舍。两处共有1000只左右的鸽子,每年会有100-200羽参加比赛。

  二地鸽舍的管理全由松芭夫妇俩执掌。说起松芭妻子,他连连赞扬,并告诉我们,现在主要管理工作基本都由他太太在做,他自己反而退居幕后。我们在采访中也感觉到松芭太太对舍中鸽子的事情了如指掌,甚至比松芭知道的更多,而且她的中文能力比松芭更好。

  上海是一个有深厚文化底蕴的城市,松芭自1998年来上海已近20年,他和谢国民先生都非常喜欢上海这个比赛环境,不仅是赛鸽文化根深蒂固,而且鸽友的素质较高。谢氏赛鸽擅长中长距离的比赛,鸽友对谢氏比赛中摘金夺银也已经习以为常。本次采访就是因他们获得了上海市700公里泰安精英赛二名、三名的好成绩,而二名这羽鸽子在归巢时没有被扫描到,抓到后再重新扫描上传。

  可由于现在赛鸽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很多人心目中谁钱赢得多称英雄,信鸽比赛的真正要义被扭曲,所以松芭他认为可以参赛的项目越来越少,但是他并不抱怨,说这是现实自己必须接受。

  近日欧洲一些名家相继来沪,如考夫曼、乔斯托内等都与松芭一一见面,其实他们早已是好朋友。松芭用英语或法语进行交流,比同我用中文交流轻松得多。

  四,爱鸽情深

  松芭说:

  “我们爱鸽子,享受比赛,这与钱无关。”

  “我从来没有杀过一只鸽子,照顾鸽子,就像对待我自己的孩子一样。”

  “我们照顾它们,训练它们,高兴地看着它们进步,看着它们取得成绩就好像看着自己的孩子从小学升到中学,从中学考上大学一样。”这是他夫人说的,显然她的普通话更流利。

  当我们问起那羽大名鼎鼎的92号36次冠军(延续六代冠军的神奇种雄)时,松芭的眼神黯淡下来,“去年冬天没能熬过来,年纪太大了。”

  他太太的语气充满了伤感:“它陪伴我们渡过了26年。”但它的血源已经得到了很好的保存,现在舍中鸽子,基本上都渗入这羽伟大鸽子的血源,本次700公里泰安精英赛二名也是其中之一。

  松芭太太一直帮助打理鸽舍的内务,她递过来一张泰安700公里第二名CH14-150659的血统书,包含五代的鸽名和成绩信息,可谓传承有序。这羽雌鸽有着92号(36次冠军)的血统,她的母亲正是两只36次冠军孙代的回血种鸽,这路回血曾作出2008年国家赛郑州赛区全国总冠军,他父亲是谢氏詹森和安吉拉(Dobbelaere)血统作出。毫不夸张地说它也是名门之后。

  本场700公里泰安精英赛,谢汉人先生取得了2、3、7、10、11的好名次,并且在前30名中揽得9羽。

  近些年来获得数不胜数的战绩,除了谢国民先生和谢汉人先生的亲历亲为,悉心指导外,无一不是出自松芭夫妇的精细管理和悉心照料的结果。


闵行区吴中路谢汉人鸽舍

  进入鸽舍,宽敞明亮,雌雄分开,老幼鸽分开,还有比赛归巢后的隔离区,管理井井有条。

  采访回来的路上我在想:每个养鸽人都有故事,但故事的主人公有几个能够真正理解赛鸽运动真谛?然谢氏父子、松芭夫妇他们热爱生活,热爱信鸽,享受爱鸽带来的快乐,同时心系广大鸽友,这才是这项运动的真谛。

董承智/袁民  2017年11月29日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