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一生悬命之----宝岛天使
作者:姜晨光(傲宇铭鸽舍整理)

2002年11月26日早上五点我起了床,黑暗中高一脚底一脚走到厦门轮渡码头,在这里和货车司机对上暗号接上头,然后上车去火车站去接5省1市部分鸽会放飞浯屿岛的鸽子。到了火车站,跟押鸽的李建华接上头,装上货车直奔码头而去,到了海边码头卸下鸽笼等待到浯屿岛的客船。太阳初升,海面上一片火红,不放鸽子怎能看到如此美景。

把鸽子搬到船上,小船向金门方向驶去。此时是2002年11月26日一点半船老大张添财问:“这鸽子运到浯屿岛干什么?“我说:”这鸽子运到浯屿岛是去放飞的,鸽子要飞回南京山东去。”船老大嘴张的大大的,下巴半天合不上,看得出,他是吃了一惊,在他航海的一辈子中,把鸽子运到海岛上放飞,这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大浪一个接一个搭上甲板,把船甲板打的透湿。下午四点,船靠上了浯屿岛的码头,这是一个很小的渔家居住的海岛。岛的背面可以看到金门岛上跑操的国民党的士兵。我们只看到一家旅社,这家的旅社叫做慈容旅社,我们找了一把推车,把赛鸽推进了旅社,当晚,在慈容旅社昏暗的灯光下,我们用慈容旅社的图章,在每羽赛鸽的翅膀上认真的加盖暗章。当晚盖章的时候,有一羽绛鸽不老实,乱挣扎,结果盖得暗章不清楚,于是又把翅膀拉开,盖了第二次章。这羽不老实的绛鸽给我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02年11月27日早晨六点多,我们将放飞鸽运到码头边,天阴阴暗暗的,看不到阳光,七八级风卷着排山巨浪推拥着着码头的岩石,放飞的天气状况不是太好。没有办法,死士冲锋的时刻到了,就是死,战士也要冲上去了,6点45分,赛鸽笼门打开。

赛鸽笼门打开后,一切一切,似乎都凝固住了,这些久经沙场的超远程赛鸽,在开启的笼门前,失去了往日翱翔的激情,站在开启的笼门前望着白浪滔天一望无际的大海,呆住了,不敢飞上大海的天空,战士也有心惧的瞬间,这是本能。鼻涕没有倒流的,在漫长的几秒过去后,终于有了第一羽勇士搏击长空,接着第二羽,第三羽,第四羽。。。。。

在大海的天空,赛鸽转了半个圈,突然对着地上的赛鸽笼一个俯冲,是一种恐惧,使他们再想回到安稳的赛鸽笼中,还是远行前对家乡的赛鸽笼流露的最后一丝眷恋。。。。。

赛鸽群在赛鸽笼的上方掠过,飞的非常非常高,笨鸟先飞,有几只年轻的鸽子在天空中惊慌失措,脱群乱窜,高空中有一只不知什么鸟,突然向其中一只乱窜的鸽子发起攻击,两鸟接触的瞬间,这只乱窜鸽子笔直的向下方坠去,不知所终。赛鸽群试图向家乡方向飞去,但是,强烈的海风,左右着它们的翅膀,它们被风裹挟着渐渐在海天一色中远去,如入无人之境,曾经沧海难为水,沧海之上难为鸽。在地上仰着脖子观看放飞的慈容旅社的老板连声说:“不对啊,不对啊,你们的鸽子回家应该向这边飞,它们怎么向那边去了?”那边什么方向?“”香港方向。“有句古话”人在江湖身不由己,鸽在海上,更是身不由己也。

赛鸽放飞后,下午,厦门开始下雨,再接着十几天,赛线上1000公里的大地上,天气预报每天报的都是下雨 ,下雨,还是下雨,再接着福建下了十几年来第一场大雪,山东零下十几度,黄河被冻住了,楼顶上的水管被冻裂了,我们南线的超远程越海的勇士们,你们在哪里?“

12月7日,千里之外的山东,淫雨霏霏。8日,山东全境大雪飘飘,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9日雪停了,太阳出来了。放鸽虽几日,心中已千年。下午三点,山东邹城鸽友朱本标在上夜班前,本能的跑进鸽棚看一下,他父母在屋子里喊:”看什么看,福建那边全是雨,鸽子过不来。“别时容易,见时难。此刻朱本标眼睛一亮,他在棚中看到一羽熟悉的雨点雌鸽,望见朱本标过来,回头一笑百媚生。朱本标猛地抓住这羽雌鸽后,捧鸽在手,心跳咚咚。急乎乎的拨通杨传道家里的电话:”传道,我的鸽子回来了“。杨传道说:”算你狠,你是牛德华他爹------牛的狠,快看暗章,是什么?“朱本标:”看不清,好像是一个什么社字。”此刻,杨传道也不知道盖得什么暗章,因为,放飞底单是封起来的。

朱本标的浯屿岛冠军鸽,环号“CHN2000-15-173905”,是一羽黄眼雨点雌鸽,这鸽子是杨传道棚中出去的鸽子,在它还只有七八天大的时候,只是一个黄毛蛋子,杨传道因拆迁,鸽子没法养了,哪个耗子不偷油,哪个鸽友不好鸽。打个电话给朱本标,朱本标乐颠颠的急忙跑到杨传道家里,杨传道把窝里一对黄毛蛋子给了朱本标。是罐子自然戴耳朵,朱本标拿鸽子,顺便问了以下血统。杨传道说:“这是平北镇南王对666种雌下的鸽子。”鸽子给了朱本标后,拆迁搬家,诸事繁忙,杨传道也将这对黄毛蛋子忘得干干净净。

这一对鸽子在朱本标家长大成鸽以后,其中有一只游棚走失,就剩下“173905”雌鸽,朱本标对这羽鸽子的母亲鸽666种雌,根本就闹不清怎么回事,只知道它的父亲平北镇南王是一羽极厉害的鸽子。平北镇南王曾经从零下三十多度的吉林,1700公里飞回山东,后来又冒雨夺得1000公里冠军,以后又冒雨夺得2000公里冠军。老猫遛屋檐,代代往下传。朱本标也管不了那么多,一有比赛,就让这羽看起来弱不经风的雌鸽去参赛,心想让这羽看不中的鸽子在竞翔中淘汰了,大萝卜不用屎浇,一口吃成个胖子。“173905”雌鸽在2001年夺得国家赛600公里级别邹城10名,2002年500公里获得邹城5名,国家赛武汉赛区600公里级别3名,1000公里竞翔邹城冠军。625公里万元大奖赛邹城季军。173905雌鸽,体重只有400克,看起来都那么纤弱,吹口气好像都能把这鸽子吹走了。古话说:“自古红颜多薄命,”可就是那么邪门,小标子的这羽雌鸽命好得很,一比赛就进前十名,2002年冬季5省1市部分鸽会浯屿岛1500公里竞翔,还闹个总冠军。

当下在杨传道家里,杨传道验看朱本标的浯屿岛冠军鸽,杨传道问:“这是什么鸽子出的后代?”朱本标说:“这就是你以前给我的小黄毛蛋子长成的."杨传道又问:“我当时对你说的是什么血统?”朱本标说:“你说的什么平北镇南王对666种雌出的。'"啊----------“杨传道眼珠子瞪得比牛蛋还大,快人一言,快马一鞭:”这鸽子你也敢放,我用平北镇南王对666种雌出的是极度近亲的鸽子,当种鸽使得,哪有这么整的,“”你不说我哪知道。“朱本标嘴里嘟囔着,真是人无外财不富。

世间就是这么阴差阳错,杨传道用极度近亲的方法育出的种鸽,自己也没捞到用,在朱本标手上却成了,怎么放怎么胜的高级赛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