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有一只鸽子叫糊本
作者:我是天落鸟

糊本是一只灰雄鸽子。但是糊本这个名字是后来王老师给赠送的,并且得到了,理论派小周,实战派鸽子汤等一杆人的认可。

这只鸽子的来历很简单,是鸽子汤五十公里训放,跟来的。也算是天落或者游棚鸽吧!按鸽子汤的脾气,这鸽子就应该熬汤,留着啥用没有。想起答应送小秋一只幼鸽,提升一下他的层次,可是怎么都舍不得送。都是好几大千块钱买来的,趁着春天飞个亚军的热乎劲,都不够卖的。就打电话给小秋“秋啊,我这里跟来一只鸽子,带特比环的,我看着不错,你拿去养着吧”。

小秋在鸽市里找到鸽子汤把鸽子拿回来。鸽子有点发蔫,在笼子里无精打采的。王老师看了问明情况。嗤的一笑“小汤这人怎么能这样,自己看不上还送给你,他飞不好熬汤的鸽子都比这只鸽子强,送你只这玩意”。

小周拎着一包东西走过来,看了一下特比环“这个号段还不错呢,只可惜带错了,再重套来不及了”。小秋问他买的什么,小周举起来“药呗,快递刚收到的”接着扭头问王老师“训放您从第几站跟车啊,我用车拉着你去”

王老师的注意力都在小周手里的东西上,“什么药啊,预防吐食的,还是提速的”。小周边走边说“保健品,很便宜的。我去买肉了,真他妈的贵,我的一群鸽子,都比不上一头猪值钱,我也养猪不养鸽子了,哈哈”

小秋养鸽子纯粹爱好,养了好多年了,天落为主,因为人缘好,他的鸽子,别人看上就抓,说是借,也有还回来的,也有没了下文的。王老师,小周,鸽子汤,包括城里的几位大户,都来小秋家里抓过鸽子。当然他们也都送过小秋鸽子,也有早早飞丢的,也有比赛归巢的。

小秋不打特比,就飞小比赛,送公棚也只是想想。小秋经常哼一首歌,自己随口胡诌的。

哥爱鸽
哥养鸽
哥给鸽子做了一个温暖的窝
冬天暖
夏天凉
住在里面没得说
哥的鸽
晴天快
阴天稳
当然这是我自己说
一把食
一壶水
好吃好喝伺候着
朝放暮收很辛苦
泪水汗水一样多
你有钱
买铭鸽
哥没钱
养天落
一年到头
赢的没有赔的多

小秋把这只鸽子拿回来,没多久就开家春天鸽子起旺了,自己找了个绛雌老婆,生了两窝小鸽子。还别说这只雄鸽越长越漂亮!

一天下午,小周开着车急急忙忙的来了“小秋,那只灰雄还有吗?就是小汤送给你的”。“有啊,怎么了”小秋边说边叫小周进屋。“你把鸽子抓出来,我看看,我想打明年的春棚,想用他配我的白条雌”“这鸽子你送公棚,血统能行吗”小秋很是惊讶,他家的白条雌鸽,号称高辈奶酪。小周抓了鸽子,摸了摸“试试呗,鸽子不都是试出来的吗”!

第二天早上,鸽子汤和王老师一起开车来了。小秋正吃饭见他俩进了院门,直接奔鸽棚就去了“汤哥,王老师早晨好”小秋端着粥,迎了出去。“秋啊,那只灰雄呢?抓出来我看看”鸽子汤看上去有点着急的样子。“哦,那只鸽子,小周昨天下午抓走了,说配他的白条雌送春棚”。“秋,这只雄鸽是市里高老板的胡本,并且是原环出的,没想到飞丢了,现在正找这只鸽子呢,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王老师又接着说“我问小汤鸽子环号,小汤记不住,我又问的小周,他说也不能确定。我本来想给你打电话,一想还是来看看吧,这不就和小汤来了,没想到还是被小周抓走了。”“不行,咱俩找他去,不管怎么说,这鸽子也是在我家抓住的,小周不能这么占为己有。”鸽子汤说这话的时候,心里直冒火。这么些年一直想引一路干净的鸽子,配自己的飞的好的高辈奶酪。别人不知道,他心里明白,自己的所谓奶酪,从本质是说,都快成窝头了,血统太杂了。要不用鸽子掺一下,估计飞不动了。春赛哪个亚军,要不是运气好,也得不到。这上天赐给自己一只这么好的胡本,自己还没当回事。高老板的胡本,赫赫有名,去他家买,当地鸽友,根本不卖,去拍卖会,举上几次牌,就举不动了。越想越气,鸽子汤这个绰号怎么来的,还不是飞不动的鸽子太多,淘汰率高别人喊起来的。

看着王老师和鸽子汤远去的车尘,小秋心里七上八下的。他们可别为了这只鸽子干起来啊。

结果证明,小秋的担心是多余的。他们三人竟然达成共识,用这只雄。配每家的最好的雌鸽,出了小鸽用一个参赛名,送了五个春棚,五个秋棚。信心满满,什么奖杯奖金唾手可得,如果春棚给力,秋棚就压汽车。

这些事,都是别人告诉小秋的,小秋想着既然是胡本原环,肯定是好鸽子无疑啊。就把灰雄留下的几只子代,按自己的思路,正儿八经的按外形,羽色,眼砂近亲杂交的配了一遭,还别说出的小鸽子还真有模有样。小秋心里也很舒服,自己家也有血统鸽了,秋天试一试,说不定就成黑马了!

接二连三传来的消息,叫小秋失望了。王老师他们在春棚大败,尾奖都没有,就收获几只迟归,于是焦点都放在了秋赛上。

期间有人在拍卖会上遇到了高老板,就提起了这只鸽子,高老板一愣,说他们几个都有自己的电话微信,这只鸽子找到了,怎么也不说一声呢?这事传到鸽子汤耳朵里,他解释了一大堆理由。最后高老板说了一句“你们肯定赔钱”就挂了电话。

鸽子汤问王老师这事怎么会传出去,王老师也问了小周,小周也说没给别人提过啊!于是他们都认为是小秋说出去的,王老师有点后悔“怎么没嘱咐小秋,保密呢”

鸽友问小秋知不知道,灰雄这事需要保密的事。小秋说“要是我知道高老板在找这只鸽子,我第一时间就还给人家”。有人把这话给高老板学说,高老板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也没置可否。

转眼就是秋赛了,公棚收费站的时候,鸽子汤,小周,王老师的鸽子,存棚还可以。结果热身赛,预赛下来,鸽子哗啦啦的掉,等到了决赛,上笼就四只了。结局是一只飞了三千多名,一只四千多名,一只迟归,一只飞丢。三个人先是指责公棚作弊,又说是鸽子没养好,亚健康。

以前打公棚,还能有个安慰奖,今年输得连个裤衩都没有。最后把目光都落在这只雄鸽身上,怪不得高老板说肯定飞不好,人家心里有数啊,要是鸽子自身过硬,怎么会游棚不认识家。典型的洋垃圾,坑爹货。王老师说“这是什么胡本啊,简直就是糊本啊”。鸽子汤和小周在一旁也说“对,就他妈的糊本”。

灰雄一直养在鸽子汤棚里,鸽子汤看着膘满肉肥,三妻四妾的灰雄。真想把他熬汤算了,后来想想进棚抓了灰雄,上车进城来到了高老板的公司。

高老板正好在公司,但是他的鸽子是养在老家的,有专门的教练。并且今年飞的又是盆满钵满。鸽子汤把灰雄捧到高老板的手里“大哥,小弟把灰雄物归原主了。早就想归还,可是说好了作为主力打公棚,他们两个阻挠我,我也没有办法,请大哥理解小弟的难处”。

高老板摸了摸鸽子,又看了看鸽子的眼睛。“用完了,飞的还不错吧”。鸽子汤苦笑一下“鸽子是好鸽子,是我们配对不行,没有对等的雌鸽。以后希望大哥支援小弟,有时间去欣赏下大哥的鸽舍呗”!高老板听着点点头,也不知是答应了,还是在赞叹手里的鸽子。鸽子汤有点小尴尬,就装作观看办公室的陈设。一张巨大的老板台,几盆绿萝,一个书架。在高老板身后的墙上,是一幅书法写了几个遒劲的行书“诚信赢天下”。

高老板抬起头,看着鸽子汤说“谢谢你把鸽子还给我,也谢谢你收留了他”鸽子汤连忙说“没有,鸽子是我的一个鸽友养大的,叫小秋。您肯定没听说过,玩天落的”。高老板站起来,走到窗口“这个小秋为人如何,家里养了多少鸽子,都参加什么比赛啊”。话音未落,手里的灰雄,一下挣脱了他的手,转眼飞的没了踪影。鸽子汤下意识的叫了一声,可是看高老板很镇定自若的看着成为一个小黑点的鸽子。鸽子汤心里话,这只糊本啊,真的是只菜鸟。

回到家,鸽子汤把灰雄的事,和高老板的反应说给王老师和小周听。小周心里不怎么痛快,王老师心里也酸溜溜的。就说了一句“你去的时候,应该喊上我们一起,说不定人多势众,高老板就留我们吃饭,并且去鸽棚也不一定呢”。毕竟他们三个,也是小有名气的,他高老板也不能小瞧吧!

小秋下班回到家,听见鸽棚里有声音,连忙跑了去看。发现怎么灰雄回来了,正在和他的儿孙们打仗,争地盘。

小秋打电话给鸽子汤,问鸽子怎么回来了,鸽子汤简单诉说一遍。放下电话,小秋看着打的鼻青脸肿的灰雄,哑然一笑“糊本,你这个名字真高大上,只是原主人都不要你了,看来只能在我家吃饭了”!

过了几天,俱乐部群发了一个章程,高老板赞助了两万元,举办一场比赛诚信杯。除了奖金奖杯之外,还赞助了三羽成绩鸽,作为前三名奖励。这下子鸽友们高兴坏了,都以为俱乐部这个赛季没有比赛玩了,没成想还能过下瘾。都把闲散的鸽子操练起来,虽然是小鸽友,可是该做的功课一样也不能少吧。

小秋心里也有点小激动,大的赛事,几家俱乐部都是特比专场,动辄几万,十几万的奖金,环子一组就一万。根本没有小鸽友的事,只能眼馋心痒。其实参加也是给那几个大户当鱼食,前十指定都是那么几个名字,鸽子血统厉害,训放也到位。再说都有专业的教练调教,娱乐性的比赛,俱乐部也懒得举办。

高老板此举,深的民心啊!

决赛集鸽的时候,鸽友们排队秩序井然,虽然人出乎意料的多。很多大户也都来参加了,技能扬名立万,也能割一茬韭菜,何乐不为呢!

小秋挑了二十羽鸽子,都是糊本的后代,本来想把糊本也送上比赛,后来又觉得有点不妥,毕竟一直做种,没飞过,总不能叫他自杀式的飞翔吧!

小秋最喜欢等鸽子归巢的感觉了,盼望和渴望交替,虽然都是以失望收场,但是享受一段精神高度兴奋的时间,那种感觉无与伦比,不是用语言可以表达的。   

虽然已是深秋,但还感觉不到寒意,太阳不错,并且有大朵的白云陪伴俱乐部群里,大家都在预计鸽子归巢的时间。有人说今天肯定高分速,也有人说,高分速低归巢,老样子今天丢不了多少鸽子。

两点十八分,从南面七只鸽子疾驰而来,收翅降落一气呵成。小秋高兴的有点不相信自己,是不是自己的鸽子啊。连忙跑到窝里去看,足环粘贴在阳光下亮晶晶的。

小秋看群里,还没有什么动静,网站上传有延迟,心想还是人家沉得住气啊,回来鸽子都不吭声。就发了一个笑脸表情,然后高调的宣布,鸽子归巢七只。这时,又有鸽子落下,小秋连忙去兑水。

这二连三的,群消息提示音就响声不断了。鸽子汤发来两条语音“真的回来七只啊,我才回来两只。哪只鸽子出的啊!给你这么大的惊喜,祝贺祝贺。”小秋马上回复“是七只,一起回来的,都是那只糊本的孙代,一共就十只他的孙代,我都上了,刚才我看,都齐了”。

小秋打开网站,啊,1234567都是自己的名字。连忙刷新一下,没有变化。小秋高兴的攥起拳头,向上一挥,大喊一声“耶”。

小秋人缘很好,微信上祝贺的信息蹭蹭的响,都也问什么鸽子出的,小秋据实回复。小秋觉得还是发个朋友圈吧,这样有图有真相,省的大家都纳闷。

跑到棚里,给糊本来了一张特写,标明“糊本”然后凭记忆写出了前三名的家谱。发出去没多大会,收到一堆赞,N条留言。有很多人问,转让呗,王老师的留言最有含义“此糊本,是真胡本啊”。

验棚的时候,小周也来了,俱乐部的几个裁判,也看了糊本的风采,都说和高老板的种鸽简直就是翻版,说几只获奖鸽分明就是盗版,都诧异,这鸽子怎么出的,这么整齐。小周临走的时候,对着小秋挑起了大拇指。

高老板通过鸽子汤问小秋,灰雄他想收购,问问多少钱。小秋笑着说“本来就是人家的鸽子,出了这么多鸽子,不和我要钱就知足了。你来把鸽子抓走,给人家送去吧”。

过了两天,高老板还真的来了,见过但是没有说过话。高老板说“对你也有印象,集鸽的时候,经常扒着笼子看我的鸽子,对吧”。小秋脸一红笑了。高老板看了小秋用灰雄出的子代孙代“厉害呀,我家出的鸽子都没这么漂亮,真人不露相高手高手”。“什么高手,都是瞎配的,说到底还是糊本鸽子好用”。小秋又接着说“子代不飞,孙代行,还有只要是砂眼飞的在好,出的鸽子也不行”。小秋还想说,高老板截住了他的话题“这都是经验,也是自己的秘密,和谁都不能说,对吧”。小秋又笑了,他这里没什么秘密,以前说了也没人听。高老板说起了这只灰雄“我为什么把这只鸽子,小汤送回去,我又放开。就是看一看你对这只鸽子的态度,换了别人我都不要,肯定以为不是好鸽子,说不定就给杀了或者卖了。小汤他几个知道了是我的鸽子,就正大光明的和我说,想用一下打公棚,我肯定也不会把鸽子要回去。但是我会提醒他们,注意怎么配,并且子代不怎么出成绩。他们几个花钱也算买个教训。这只灰雄我正式的送给你,好好用吧,但是我要在你这些孙代里面,挑一只雌鸽回去用,可以吗?”。“当然可以,我都给你抓出来,您随便挑”。

发奖大会结束后,小秋把高老板赞助的三羽胡本血统鸽,给王老师,鸽子汤,小周一人一只,说自己有糊本,这些鸽子你们用吧!王老师苦笑了一下“可别在提糊本这个名字了,叫人笑话”。

从那以后,小秋和高老板经常在一起讨论鸽子的事,逐渐的小秋就声名鹊起了。大家都说小秋运气好。小秋说“什么运气好啊,还不是遇到了一只叫糊本的鸽子”..........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