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上海新大陆鸽舍邱嗣高先生访欧有感
作者:邱嗣高
今年6月15日至23日再次访问了比利时和荷兰, 每次访问都有不同感受,特此著文与鸽友分享。

由于H7N9禽流感,今年春天上海整个赛季被取消,甚至连家飞都禁止,这是我自从2004年回国参赛以来, 第一个没有比赛的春季,感觉有点郁闷。作为真正的养鸽爱好者,最喜欢的是参加比赛,看到远处赛飞的鸽子朝鸽舍飞过来,然后象箭一样直射跳笼,没有比这一刻更令人心旷神怡。当我们按原计划6月15日开始欧洲之行,郁闷的心情随之荡然无存。


PIPA总部前合影,从左至右:项骥翔、薛玉钦、邱嗣高、尼古拉斯、袁乃清、赵亚峰


我们一行5人访问了比利时和荷兰,在比利时依次拜访了福雷迪.范希,尼古拉斯(PIPA育种中心),盖比.凡登那比,倚天.梅尔浪,克利斯.赫博瑞,乔斯.佛卡门,斯汀.范拉拉(Stijn VanLaere)。在荷兰,我们访问了杨.胡曼斯,杨.凡德普敦(Jan Van der Putten), 彼得.特尼斯(Peter Theunis),巴克父子(RABakker),汉克.迪威德博士等。


与杨.胡曼斯交流


PIPA 为我们之行作了精心按排,总裁尼古拉斯在百忙中抽时间亲自陪我们,和我们一起欣赏了PIPA育种中心拥有的世界一流种鸽。中国部经理伊安.萨默斯亲自到机场迎送。PIPA不仅根据我们事先提出的访问名单,安排了具体的日程,每天的访问都有专人陪同。整个访问期间,活动都按排得非常紧凑, 开展得非常顺利,所到之处都使我们感受到热情好客的气氛, 为此,仅代表我们团队向PIPA表示衷心的感谢。

我们一行五人,是一个志同道合的团队。除了我,都是年青人,两位三十多岁,两位四十多岁。 他们是:项骥翔来自深圳,在我回国前我们就开始有接触,2010年小项辞去中国电信高级经理的铁饭碗,全力以赴追求自己养鸽梦,并开始担任PIPA在中国的代理, 在短短的二三年中,已有相当好的业绩;薛玉钦在苏州经营一家企业,为了赛鸽最近已在上海购房建棚, 养鸽之痴迷可见一斑;袁乃清来自宁夏,是新大陆联合鸽舍合作伙伴魏里阳的鸽舍经理,他们已先后在石嘴山,银川,西安,北京等地展示出赛鸽的才能,早在2002年我和他们之间的友谊就已开始起步;赵亚峰来自内蒙乌海, 也有多年养鸽经验。

出访欧洲赛鸽强国除了能看到世界第一流的赛鸽和种鸽,能亲自挑选自己喜欢的鸽子外, 更重要的是通过与欧洲赛鸽强豪的交流,提高自己的养鸽理念。理念是宏观的,属于战略层面, 正确的理念能指导你走正确的路,做正确的事。

我的赛鸽理念:只有赛绩才是硬道理。我多次去欧洲,总要会会老朋友福雷迪.范希,我不止一次从福雷迪.范希口中听到,他从不相信任何所谓的鉴鸽理论, 他只信成绩。如此简单的一句话实际上表达的是一种理念:赛马不看马,唯以结果为衡量的标准。 用我的话来说就是:只有赛绩才是硬道理 。长距离强豪乔治.卡吐斯2009年获得西欧超级马拉松冠军称号。鉴于乔治.卡吐斯之前不寻常经历:1987年清棚拍卖,2008年先后两次被盗,第一次72羽第二次52羽,他获此称号来之不易。在获奖感言时,乔治.卡吐斯讲到,没有人真正懂鸽子,没有人真正能区分一羽鸽子是好还是不好,一羽鸽子的眼睛根本说明不了什么。实际上他的意思也是只有赛绩才能真正说明问题。


访问福雷迪范希兄弟鸽舍


只有赛绩才是硬道理,这里我所说的赛绩并不是仅仅指一场或两场赛事的成绩。要客观评价一羽赛鸽 ,光有一次成绩还远远不够,飞出一次成绩完全有可能属偶然性,尤其是在顺风条件下。唯有在一个赛季中, 甚至几年里,能经得起反复参赛考验的,有多次高位成绩的鸽子才是真正的好鸽子,因为只有反复获得优秀成绩才能排除是由于偶然性才获奖,才能证明这羽赛鸽并非属于跟随型,而是一羽领头型赛鸽。用这样的鸽子作育后代的成功率肯定要高,这也是为何赛鸽强国的鸽友们如此执着痴迷地追求鸽王和奥林匹克鸽,他们不惜承担风险, 一次次把自己最优秀的赛鸽送上征途。如果在一个家系中连续几代都能培养出鸽王,这个家系就是一个超级的家系,广大鸽友认可这样的鸽系。

盖比曾多次表示,他追求的是高温逆风天气条件下低分速的优胜鸽。无独有偶,这次访问中谈到比赛日的天气时,我们在范希,杨.胡曼斯和乔斯.佛卡门等鸽舍都听到他们明确表示喜欢逆风天,看到比赛日天气预报风向为顺风,感到很懊恼,这样的表述不约而同。欧洲的赛鸽高手们普遍认为,逆风天从体力和毅力上对赛鸽都是真正的考验,正常条件下逆风天飞出成绩的鸽子可靠。而在顺风天,赛鸽飞出的高分速借助于风力,平时根本没有机会的鸽子在顺风天都有可能飞高位, 因此顺风天优胜鸽很不可靠,尤其是没有其他成绩的鸽子。总而言之,必须通过反复参赛对赛鸽进行筛选, 只有这样才能排除偶然性,通过这样筛选得到的优秀赛鸽作种的成功率高, 我们必须在脑子里牢牢树立这一理念。

中国是赛鸽大国,使中国成为赛鸽强国是每个中国鸽友的中国梦。从国外引进种鸽的高潮起于上世纪九十年代,自那以来一浪高过一浪。据说最近5年,PIPA营业额中大约价值80%的种鸽购买者来自中国。为什么中国鸽友对欧洲赛鸽强国的种鸽如此追求?在欧洲赛鸽强国,频繁的赛事把那些真正优秀的赛鸽和优秀的鸽系选拔出来呈献在世界鸽友面前,各种各样的鸽王和最佳鸽舍的评选又为客观选择提供了依据。可以肯定地说,成熟的赛制是造就超级赛鸽和优秀家系的必要条件。

把目前中国赛鸽运动的现状与赛鸽强国比利时,荷兰和德国相比,还有相当大的差距,我认为最大差距来自赛制。赛制由两部分组成:鸽会组织的赛事和评选。赛制很重要,是牵一发动全身的。赛制犹如一个筛子,筛孔的大小决定筛选的结果, 正确的赛制能大大促进赛鸽运动的发展,能引导,鼓舞和鞭策鸽友朝实现赛鸽运动中国梦的方向快速前进。

每次访欧都能感受到欧洲赛鸽强国赛制之先进,丰富多彩的赛事和各种各样的鸽王和最佳鸽舍评选真令人羡慕。以比利时为例, 每年从5月下旬到9月上旬,是比利时国家赛赛季,每周都有比利时全国信鸽协会(以下简称KBDB)组织的比赛,不少周末有2场甚至3场比赛。2013年KBDB按排了30场国家赛,其中14场450公里到600公里以下的中距离赛事,9场600公里到800公里以下的长距离赛事, 和7场800公里以上的超长距离赛事。30场中有7场幼鸽赛, 就是说这7场比赛允许幼鸽参加,但幼鸽和成年分开排名。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KDBD对赛制一直在改进,从今年开始,幼鸽赛从以往每年4场增加到7场, 增加的幅度不小。 每年赛事总数逐年增加,从2001-03年间平均每年15-6场,到2004-08年每年增加到20-21场,2008年后每年25场以上, 今年又进一步增加到30场。从鸽王和最佳鸽舍评选来看,KDBD近年来也增加了不少项目,2013年鸽王评选项目达12项之多。不难看出,为了保持比利时世界赛鸽强国的地位,为了适应全球赛鸽运动发展的新形势,为了满足广大会员的要求,KDBD并不因循守旧,也在不断改革创新。

除了国家赛之外,比利时还有各个省组织的省赛,在国家赛开始之前,各省一般在4月底到5月中旬之间组织几场300-400公里的比赛,另外,穿插在国家赛赛季中也组织一些中距离比赛,除此之外,大多数冠名的省赛实际上是国家赛省级排名。比利时赛鸽组织的基层是俱乐部,每次比赛不管是省赛还是国家赛都在俱乐部集鸽,成绩的统计也是从俱乐部开始逐级上报。各个俱乐部还组织其它的比赛,在赛季初,每年从3月底4月初开始,俱乐部的赛事就开始了,从60公里起,逐步向前推进, 经过几场热身赛就进入250公里以下的短距离赛事。 有的俱乐部从4月到10月整个赛季就举办短距离比赛,每周如此。对于专打短距离比赛的鸽友,这意味有多少比赛的机会!

比利时赛鸽最鼎盛时代,上世纪60年代据说有二十多万养鸽户,一个村庄几乎家家都赛鸽,其中80%以上的养鸽户只参加短距离的比赛,以 詹森兄弟为代表。另外一些俱乐部专门组织300公里左右的比赛,整个赛季几乎每周一次, 也有一部分鸽友以此为专业,赛季初期参加几场短距离的比赛,一旦过渡到中距离比赛,每周就参加这些俱乐部组织的中距离赛事,直到赛季结束,从不问津国家赛,这些鸽友以威廉万富为代表。余下的那些鸽友,占养鸽总人口并不多,有职业大户也有工薪族小户,随着赛季的推进,参加了几场热身赛后开始参加举世嘱目的比利时国家赛,每年以450公里波治赛为起点。随着国家赛的推进,有的鸽友选择只参加600公里以下中距离国家赛,碰到正好没有中距离国家赛的周末,为了保持赛鸽的状态,他们可以选择到一个俱乐部参加一次300公里左右比赛。一部分鸽友以长距离赛事为专业,他们在长距离国家赛开始之前参加的比赛都属热身,瞄准的是600公里以上长距离的比赛。当然还有更少一部分是专打超长距离赛,每年有7次比赛,而且还都是国际赛,可以与荷兰,德国等其他国家的鸽友同场竞赛。根据自身的条件和爱好,参加国家赛的鸽友作不同的选择,有的专攻中距离,有的专攻长距离, 有的中长距离统吃,极少数从100公里赛到1000公里,以乔斯.吐内为代表。许多参加国家赛的鸽友在自己赛鸽生涯的前期或者父辈时仅参加短距离的比赛,由于成绩太恐怖,被当地俱乐部宣布为不受欢迎的人,进而奋起改飞中距离国家赛,杨.龚都拉斯就是如此。有的不再满足于中距离的比赛,罗杰.福雷卡就是在上世纪60年代改为专门飞长距离和超长距离赛。可见,比利时鸽友专业性强,尤其是小鸽友,这是他们制胜的战略。


访问乔斯.佛卡门鸽舍


由此可见,在比利时的一个赛季中,不管是什么赛程都有许多比赛的机会,比利时鸽友可以根据自己的条件和爱好,选择自己的主攻方向。无论你选择的是什么赛程,你有很多机会让同一羽鸽子反复多次参加比赛,这是对一羽赛鸽进行充分测试的先决条件。上海鸽会组织的赛事在全国来说算是最多的,每年春秋两季加起来比赛并不少,但是绝大多数是各区县鸽会组织的有限制的比赛(有的是特比环赛,有的是本会赛),其中绝大一部分是集中在赛季初2-3周之内 300-400公里的热身赛。而上海市信鸽协会组织的比赛中许多是有限制的,譬如特比环赛(如果允许非特比环鸽子参加分别排名,就多一次5-600公里的机会),幼鸽赛(如果对成鸽开发,又多一次机会),南路厦门 (如果改为放常规赛线北线,对于专攻7-800公里的鸽友就可以多一次机会)等。因此,同一个距程的比赛机会很少,对一羽鸽子反复测试的机会就非常有限。按理我们应该跟据自身条件选择正确的专业方向,譬如专攻中距离比赛,因为专业化是鸽友成功的关键战略,尤其对上班族小鸽友来说更是如此,但客观条件不许可,因为比赛的机会太少了。上海尚且如此,中国很多地方的鸽会每年除了一场特比环赛外,仅组织有限几场热身赛, 在这种条件下,如何对引进的鸽子进行测试, 更不要说培养自己的品系了。

欧洲名家的成功之路毫无例外都是通过比赛对赛鸽进行严酷地筛选,只有经过反复考验表现出色的鸽子才留下作种。长此以往,一旦一个家系中出现几个这样的超级赛鸽而且连续几代都有鸽王级别的鸽子,这个鸽系就能得到广大鸽友的认可,一旦这一家系在不同鸽舍都有杰出表现, 一个名系就自然而然地诞生了。

许多鸽友经常讲,我们应该要有自己的品系, 不要永远跟在人家后面走。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鸽友从欧洲赛鸽强国引进了大量的种鸽,有些是非常顶尖的。从引进鸽子的数量上和质量上,我们可能都不落后。但是,众所周知,要育成一个家系,需要长期坚持不懈地努力,要经历一个漫长的过程。目前我们还缺乏可以对一羽赛鸽进行系统的反复测试的赛事,同时我们又缺乏系统的鸽王评选,在这种情况之下,在短时间内要育成大家公认的品系现实吗?

当今世界的潮流是改革创新,不改革就没有出路。当前,中国的赛鸽运动发展已进入了一个瓶颈,对赛制进行改革是迫在眉睫。 以上海鸽会为例:上海有近1万个会员,有足够的鸽源支持更多的赛事,只要对现有资源进行合理配置,在不增加资源的前提下可以按排很多的赛事。春赛(4月中到6月中)和秋赛(10月中到12月中)期间,每周可以按排2场不同级别的市级比赛。 跟目前相比,可能市级比赛要多了许多,但这并不等于每场比赛都必须由市鸽会亲自操作,上海市信鸽协会可以把一部份甚至大部份让区级鸽协承办,相信 区级鸽协有能力也有积极性办好这些比赛。比利时今年30场国家赛,其中24场由各地方鸽协承办,KDBD 本身仅操办4场。在市级赛事前,各区鸽协同样可以举办一些全市开放的热身赛,特别要注意的是:市级鸽会要统一部署,优化资源配置,避免在同一个周末十几个区同时举办相同距离的比赛。

有了足够多的比赛后,建立系统的鸽王和最佳鸽舍评选的条件也相应成熟了。与赛事相比,评选要容易得多,所需资源也少得多。在制定评选规程时我们也可以借鉴国际上成熟的经验。评选规程完成后,每年只要根据赛绩统计得分就行了。

总之,中国与欧洲赛鸽强国之间最大差距是赛制,一旦我们开始实施由系统的赛事和评选两部分组成的赛制,我们才真正地朝打造赛鸽强国之路上大大地迈出了关键的一步。有了关键的第一步,只有我们持之以恒,通过几代人的努力,定能实现我们的中国梦。

赛制改革不仅可为中国赛鸽运动注入新的活力,也可为为数不少工薪族小户,年轻鸽友创造成功的新机会。不少中国鸽友认为,在赛鸽越来越职业化的今天,工薪族鸽友成功的机会越来越小。其实并非如此,在赛鸽强国赛鸽运动同样也越来越职业化,但不乏工薪族鸽友成功的例子,往往在鸽王和最佳鸽舍的评选中能看到不少工薪族小户的名字。他们的成功之路与正确理念的指导, 自身的勤奋和悟性,以一个家庭或团队为单位通力合作密不可分。同时,不可忽视的是,他们根据自身的特点和条件,选择了正确的定位,在多种赛事中主攻自己的强项, 而不是面面俱到。做到了这些一个鸽友的成绩可以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我相信赛制的改革一定符合每位鸽友的兴趣和利益, 我也相信赛制的改革定能促进中国赛鸽运动的发展。

来源:PIPA网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