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我和青云哥的鸽事
作者:路云涛
我们这个姓,在村里算是小户,也就一百多口人。始祖也是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的人士,燕王扫北的朝代,迁至山东清平县,在马颊河边上落户安家。人口繁衍,薪火相传,到了七世祖当家主事的时候,带领全家老老小小,到了岳父门上落户。应该是攀沿依附,因为妻家是村里的大姓,家里有地,有房产有牲畜,并且还有势力。七世祖的墓碑上也刻着,皇清七品大乡长的字样,尽管是比芝麻还小的官,可是在后辈的心中,也算是官宦之后吧?应该也是可以自豪骄傲的。

传到我这辈,是改革开放初期,计划生育工作刚刚初露锋芒。族里兄弟也算茂盛,士农工商学,做什么的都有,可是喜欢鸽子的就我一个。我喜欢鸽子,从七八岁第一次在青云哥家里看见,心里就在没放下。青云哥家里养的都是点子,黑兆,亮白,红粉子这些老品种,有十几只雨点和灰,那就是信鸽的后裔了。满满一房顶的鸽子,千娇百媚,争奇斗艳。看的我这个懵懂的少男,心里心旌摇荡,流连忘返。青云哥和他娘两个人过日子,十八九了还没娶媳妇。青云哥长的身材高挑,浓眉虎目,性格脾气又好。村里很多大姑娘小媳妇,都暗恋他。那时候都在生产队里干活,好几十口子,一边拾棉花或者掰棒子,有说有笑,气氛相当的融洽。男的女的逗着玩:“三小,昨晚上你们几个又爬窗户去了吧?听到二愣和他媳妇说话了吗”。“听到了,那动静震得房顶都啦啦土,不信你问青云”。青云哥脸臊的通红,身边的几个老娘们笑着问他:“你夜里黑下,没睡着吧,搂着枕头亲了没有”。“要是想,你请我一顿,我给你说一个啊”。

青云哥娘俩的日子,过的很紧吧。温饱没事,就是没钱花。没有人提媒,和他差不多大的小伙子,差不多都结婚有了孩子。他心里看见人家小两口亲亲热热的,也着急。我放了学就去他家看鸽子,有时候青云哥就和我闹,问我想媳妇没有。我说:“不想,想鸽子”。他呵呵的笑着,伸手摸我的裤裆。:“你看你的小鸡都饿了,肯定做梦娶媳妇了”。我心里想,我要是有媳妇,肯定拿来给你换鸽子。

我上四年级的时候,我们村里承包到户了,棉花粮食产量都高了,各家各户的日子都好过起来。那几年都去南方买媳妇,隔三差五的就听大人说,谁谁买的这个,人家不干,又跑了。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我去青云哥家里。进门看见青云哥笑嘻嘻的,炕上坐着一个女的,说话的口音,我一句都听不懂。可是那个女的相中了青云哥,我看出来了,一个劲的看青云哥。我再去青云哥家里,不知为什么,经常关着门,我在外面使劲的喊,好久才开门,有时候是青云哥,有时候是他媳妇,两个人都不怎么自在,脸红扑扑的。到了放暑假,我去他家更勤了,有一次,大晌午他家门没关严实,被我用劲推开了。院子里的鸽子,被惊得都飞上了房。我进屋看见,青云哥正光着上身,着急忙慌的穿裤子,他媳妇则用毛巾被捂了个严严实实。青云哥一头的汗:“你这傻小子,也不睡午觉,光想着鸽子啊。这么着吧,我给你两对鸽子,你在别来了”。我心里高兴死了,抱着热乎乎的两对鸽子,跑回了家。

到了年底,我家的鸽子有十几只了。等到青云哥有了孩子,我的鸽子和他的鸽子,都成一大群了。那一年,不知为什么。凡是外来的媳妇,都要到乡里派出所去登记,说什么拐卖妇女。好些都撇下孩子,回去了。青云哥的媳妇,也打算回去,说想家想的不行。青云哥卖了棉花粮食,买了很多东西,送她媳妇去县城坐火车。可是一走就没音信了,青云哥急的团团转,种上麦子,把鸽子托付给我,说粮食在缸里,他娘要是有干不了的活,也叫我帮着。又把几窝蛋和小毛团都给了我。然后在我的书包里翻出地图册,叫我给他找四川。我指给他看,他自己嘴里说着,什么县什么村还有什么几组。我光看手里的小毛团,也没听明白。第二天,青云哥就南下去找他媳妇了。那年我考初中,竟然落榜了。气的爹要拆我的鸽子窝,我又哭又闹,说要是没鸽子了,我就不念书了,跑去少林寺学武术。一家人都劝爹,也劝我。现在想来,就是不养鸽子,我读书也不行。上课看见数学题就迷糊,一听什么勾股定律就犯困。

我每天喂了我的鸽子,就去他家在喂他的,感觉自己就像手握大权的将军了。我对鸽子的认识,也在逐渐的清晰,主要的兴趣,已经转移到信鸽上面来了。在鸽市里,看见带脚环的就买,或者用自己的点子啊,亮白交换。那年鸽子特别值钱,我手里这些鸽子,不知怎么就成观赏鸽了,老些个县城里的都下来踅摸,看见品相好的,张嘴就给十五或者十八。普通的鸽子才六七块钱,一只天落信鸽也不过这个价。我花十块钱买了一只带着铝环的鸽子,上面写着中国信鸽协会成立纪念,那是我还看不出鸽子的好坏,就是觉得鸽子抓在手里,有劲并且羽毛也光滑。被那几个买观赏鸽的人看到了,问我卖不卖。卖的话,给四十块。四十块不是小数目了,我那时候正打算买个收音机,小型的那种,听小说评书,广播剧。心里一动,可是还是拒绝了。

立冬那天,刮着小北风。我去青云哥家喂鸽子,进门看见他正在院里站着,鸽子围着他落了一地。:“二哥你回来了,嫂子呢”。青云哥看上去瘦了很多,挺拔的腰板也有点驼,英俊的脸上一点笑容也没有。:“兄弟你来了,哥哥谢谢你,照顾我娘和鸽子,你嫂子她没回来,她娘家人不让。你嫂子寻死觅活的,后来她妈说,我拿一千块钱,算是彩礼。有钱就叫回来,没钱就别挂着孩子大人了”。“一千块啊,这么多。我爹说,我家一年也就存个七八百块,还说不错呢”。“我家里凑凑也就三四百,你嫂子走带了二百,我去又花了三百多,卖点粮食,找亲戚借点,还是不够”。我知道,青云哥这人要强,从不轻易求人。“青云哥,你怎么不偷领着嫂子跑回来呢”。“不行,咱做人不能那样,我给她妈说了,过年以前在回去接他们娘俩个。人家也是为难我,舍不得叫你嫂子回来了。她们那里也比从前好过了,再说你嫂子来的时候,说是来当工人的,被骗了”。“要是这么说,她家里要不是看你这么帅,肯定报警吧”。我不失时机的调侃了一句,青云哥苦笑了一声。:“人家要钱也是正该,你嫂子来的时候嘱咐我,借钱也没事,回来好好种棉花,能还上的”。“青云哥,要不我叫我爹给你点吧”。“不用了,你还是孩子,再说你爹对我有看法,说我带你养鸽子,耽误你上学了”。我一听,尽管嘴上不说心里也知道,爹肯不肯借钱给他,我也不敢保证。青云哥看了看身边的鸽子,:”好在这些鸽子能卖个一百多,在借个百儿八十的就只差路费了“。“这么说你打算去赶集吗”。“不用,我已经给那几个买观赏鸽的捎信去了,明天叫他们来,要是钱凑齐,我马上就走”。青云哥说道这里,看着地上吃食的鸽子,看上去他很伤心。我知道这些鸽子是他的宝贝蛋,真是万不得已,才忍痛割爱了。

回到家,吃饭的时候爹说:“好像青云他媳妇家嫌他穷,故意难为他,这小子也没张口借钱,我又不好意思问他。也不知凑够没有”。娘看了看我说:“你看有钱就有老婆孩子,是一家,没钱就什么都没了,你可记住了”。我吃完饭,回到自己屋里,想了想拿了笼子,走进鸽子窝里,捡品相好的,抓了十只,另外还有那只带铝环的信鸽。我提着笼子,进了青云哥家的门。:“青云哥,我也帮不上你,这几只鸽子,也卖了吧,多多少少给你凑点”。青云哥百般的拒绝,可是我很严肃的表明了一个小男人的立场,青云哥摸摸我的头,那一刻我真的为自己的行为感到自豪。

放寒假的时候,下了一场小雪。我在街上看见很多人都在看什么,远远的看见青云哥,他儿子骑在他脖子上,身后嫂子提着包,从公路那边过来了。“青云把她媳妇接回来了,快看一家三口多幸福”。人们嚷嚷着,有腿快的跑了去喊青云哥的娘。我高兴的迎了上去,青云哥朝我摆摆手,把另一只手里提着的一个小笼子,举起来。啊,一对雨点鸽子,脚上还带着足环。青云哥的笑脸告诉我,那才是真正属于我的信鸽……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