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关注
    • 扫一扫,关注我们
卡尔.慕利门的故事
作者:夏拉肯

卡尔.慕利门是个单纯的农夫,但他拥有的“黄金配对”却是不朽的传奇。为他创下赛鸽盛世。在欧洲赛鸽历史上,许多鼎鼎有名的鸽子都是他们的后裔,要选购欧洲鸽之前一定要先了解他们的血缘。“为什么慕利门的鸽子这么受欢迎?”“为什么他的鸽子这么昂贵?”“我认为慕利门只是个卖鸽人,实际上他并不是使翔强豪。你认为真相如何?”“他的鸽系的原始血缘来自何处?”

来自全世界各地的鸽友时常问我以上的问题。因为卡尔.慕利们(Karel Meulemans)住在阿连栋克(Arendonk),阿连栋克因住着“世界级知名”的赛鸽强豪:詹森兄弟(Janssen Bros.)而具有相当的名气。如果我说连地球上某个最与世隔绝的角落里的鸽友都知道阿连栋克这个小镇的话,这个并不算是夸大之词。

我住的地方距离这个小镇只要几分钟的车程而已,因地利之便,我对慕利门本人、他的鸽子和他的赛绩相当了解。简而言之,慕利门因为拥有2羽鸽子:“黄金配对”而声名大噪。在鸽界,这对鸽子被认定为自古以来最优秀的中距离鸽育种配对!慕利门的故事好像荷兰文中所谓的“传奇”(Stamkpoppel)一般,因此我们要认为他的故事,就必须先追溯其历史渊源。

★“黄金配对”的雄鸽

1961年,卡尔.幕利门和他的父亲一起到小镇伯拉尔 (Bedaar),向住在那里的乔斯.凡登布希(Jos Van Den Bosch)买鸽。许多人都不知道鸽界里的传奇组合赫司肯.冯莱尔(Huyskens Van Riel)和他的朋友雷纳.史狄更(Rene Stijnen)都向乔斯.凡登布希买过一轮鸽蛋。那轮鸽蛋孵化出来的鸽子成为有名的赫司肯 .冯莱尔鸽的血统基础。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不久,赫司肯.冯莱尔的鸽子令比利时鸽友闻之丧胆。一开始,他们狂扫所有的短距离赛事,在打遍天下无敌手且无人愿意与他们对决之后,他们转往中距离赛战场。然而,赫司肯和住在离安特卫普(Antwerp)仅数里之遥的冯莱尔联手再度战无不克,在无人胆敢下注与他们抗衡的情况下,他们所剩的唯一选择为朝远距离国际赛前进,同样的故事版本一再重演,他们狂胜的气焰一路远瓢至巴塞隆纳(飞距为1100公里)。如前所提,赫司肯.冯莱尔因为乔斯.凡登布希鸽而发迹。稍后,我们将会明白詹森兄弟和其他所有强豪的鸽子也都有着乔斯.凡登布希鸽的血统。

慕利门父子向乔斯.凡登布希购买的鸽子当中,其中一羽是“武力吉凡58”(Vurige Van 58)雄鸽所出的直子,另外一羽是白翼红雌鸽,该羽红鸽是乔斯.凡登布希的鸽子“公主56”(Princess 56)的姊妹。“武力吉凡58”和“公主56”号都是乔斯.凡登布希最优秀的鸽子。现在我们来到一个重点所在--那羽红雌鸽为慕利门父子育出一羽环号为B-6706729926的直子黑斑鸽,他后来成为全世界知名的“黄金配对”的雄鸽“老凡登布希号”(De Oude Van Den Bosch)。由于“老凡登布希号”母亲的羽毛颜色是类似铁锈的红色,因此迄今许多慕利门鸽的羽色仍旧带着这种色彩。然而要有两个铜板才能铿然作响,一个配对一定要由一羽雄鸽和雌鸽组成,因此我们来探讨“黄金配对”的雌鸽渊源。

★“黄金配对”的雌鸽

这羽被认定是史上最优秀黄金配对的雌鸽来路成谜。大家应该知道卡尔.慕利门在60年代和亚德里安.沃特斯(Adriaan Wouters)曾经合作过。身为使翔者,沃特斯的赛绩一向如超人般神奇,而且他也是詹森兄弟的最大劲敌。当沃特斯和慕利门合作时,沃特斯将自己一羽环号B-66-6122023的灰雌鸽和慕利门的“老凡登布希号”雄鸽配对。虽然亚德里安.沃特斯和詹森兄弟并不是好朋友,他的这羽雌鸽仍旧名为“詹森雌”(Jassenhen)。沃特斯从不直接向詹森兄弟买鸽,因此,这羽“詹森雌鸽”号的来路更加不明。只有沃特斯先生自己对这羽雌鸽的来历心知肚明,但是他除了让人知道他名为“詹森雌”之外,除此他从不多谈。

人们常说“美即是空”或许此言当真。但是我个人亲自抓触过这羽雌鸽而且我能十分肯定:他是我所见过最美的鸽子之一。然而却有谣传说“詹森雌鸽”号是沃特斯在一个住在摩尔(Mole)小镇的鸽友那里取得的。那个鸽友的鸽子又来自卢索尔荷兰镇 (Dutch Town of Reusel)里一位拥有克拉克鸽的鸽友,而克拉克的鸽舍里除了詹森鸽以外,从来没有其他鸽系存在过。

★趣事

詹森兄弟一向对外宣称他们唯一成功引进的外血只有“半华普利号”(Halve Fabry,Half Fabry),环号是B-60-1000863。

 “半华普利号”是名满全球的“老麦克斯”(Dude Merekx,环号B67-6282031)的曾曾祖父,而“老麦克斯”又是“019号”和“年轻麦克斯”(Jonge Merckx)的父亲。詹森兄弟在华普利先生那里取得“半华普利号”,该鸽的双亲是詹森鸽(因此,“半华普利号”亦可名为“半詹森号”)和一羽环号B-59-1005026的雌鸽,华普利先生又是在乔斯.凡登布希那里取得这羽雌鸽的。他是“年轻公主号”(Young Pricess,环号B-57-6327825)的直女,“年轻公主号”是乔斯.凡登布希“公主56”的直女。而“公主56”又是卡尔.幕利门“老凡登布希号”母亲的姊妹!

你能想像吗?享誊全球的詹森鸽和慕利门鸽是渊源相连的啊!乔斯.凡登布希的“公主号”使得他们串连在一起,而且该鸽亦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崛起的赫司肯.冯莱尔“梦幻鸽队”(Dream Team)的祖宗。

因此:詹森兄弟和慕利门都住在阿连栋克。 --詹森兄弟和慕利门都有名为“麦克斯”(Merckx)的奇鸽。 --他们都是乔斯.凡登布希鸽的后裔。

 “公主号”的血统不仅在詹森兄弟的“麦克斯”、“019”号等鸽子身上流窜而已。我之前提过的“半华普利好”是入赏15次冠军的奇鸽“老白眼”(Oude Witoger,环号B-65-6371172)的父亲,而“老白眼”又是“老火箭”(Oude Raker)的父亲。 


★更多的背景资料

如我之前提过的。慕利门和沃特斯在60年代曾经合作过,由慕利门作翔,沃特斯使翔。沃特斯在1975年过世,无论你相信与否,那羽他们合作时期的最佳赛鸽“麦克斯”号亦在沃特斯去世的同一天被发现死于鸽舍里。“麦克斯”号当然亦出自“黄金配对”,他出生于1969年,入赏不下21次的冠军。

当时,沃特斯的女婿法兰斯.马利安(Frans Marien)也在赛鸽,当沃特斯过世后,问题出现了。属于沃特斯和他的女婿的种鸽都还在慕利门的鸽舍里,该发生的就会发生,一个新合伙关系因而产生出来:慕利门一马利安。故事一如过去继续上演,只是名号有所改变而已。同时,“黄金配对”后裔的名声如野火燎原般快速蔓延,德国的雷蒙.赫尔梅斯(Raymund Hermes)和里兹(Ritz),比利时的吉尔特和佛布鲁根等鸽友都因取得“黄金配对”的后裔而成为鸽界强豪。然而世事难料,身值壮年的法兰斯.马利安厌世自尽,慕利门再度孤独屹立不摇。经过无数次有关鸽子所有权的争议后,产生最坏的决定--鸽子尽数拍卖。在1981年的清舍拍卖中,慕利门得以购回心爱的鸽子,“军校生”(Kadet)、“王子号”(Prins)、“漂亮黑斑”(Schoon Donker)和“邦地号”(Bonte)。 

虽然慕利门付出高价才购回原属于自己的爱鸽,但是他从不怨悔,尤其是“军校生”在后来更成为超级种鸽。可怜的卡尔.慕利门虽然在爱鸽“军校生”被偷后(1986年1月)沮丧不已,但是值得称庆的是“军校生”的后裔使得成功得以延续。在1980年那次的拍卖中,戈马利.佛布鲁根多次出价和德国的百万富豪赫尔梅斯竞标后,终于如愿以偿高价标得“白鼻号”(Witneus)。戈马利.佛布鲁根知道自己将因持有“白鼻号”的后裔而扬名,因为赫尔梅斯已经持有“白鼻号”的兄弟鸽“彼得号”(Piet),且他已育出不少杰出赛鸽后裔。当然,“白鼻号”和”彼得号”都是“黄金配对”的直子。凡.伯瑞栋克先生(Van Beerendonk)在拍卖会中买了一羽名为“78000”的鸽子,他的一羽后裔数年后大约击败7万羽对手,夺得比利时波治(Bourges)全国赛的冠军!我可继续提出无数以“黄金配对”后裔获胜的强豪名单,但是由于人数过多,多不胜数,因此我就此打住。

★参考名单

我谨以部分“黄金配对”优秀后裔的名单事绩做为此篇文章的总结。有趣的是他们的颜色不尽相同。原因如前述,因“老凡登布希号”母亲的特殊羽色所致。 --“麦克斯”,环号B69-6653841,铅灰色鸽。21回冠军鸽,且在1974年获颁比利时超级鸽奖项。 --“军校生”,环号B72-611169,铅灰色雄鸽。1岁龄即已入赏6回冠军,在1986年被窃。威廉.吉尔特在1980年购得1羽“军校生”号所出的灰雌鸽,他的2羽后裔成为奥运选手鸽。 --“白鼻号”(Witneus),环号B73-6261175,铅灰色雄鸽。由佛布鲁根购得,且成为他鸽舍里最轰动成功的种鸽。 --“年轻号”(Junior),环号B70-6070880,灰斑雄鸽。 --“彼得号”,环号B76-6371884铅灰斑雄鸽。由德国的雷蒙.赫尔梅斯购得。 --“班杰明号”(Benjamin),环号B79-6752570,格斑花鸽。 --“灰白斑”(Blauwe Witpen),环号B73-6261170,白翼灰雄鸽。 --“王子号”(Prins),环号B76-6220346,铅灰色雄鸽。 --“78000号”,环号B77-6793015,白翼铅灰色雄鸽。由凡.伯瑞栋克购得。击败70000羽对手之波治全国赛冠军鸽的祖父。 --“黑斑号”(Donkere),黑雄鸽。 --“漂亮黑斑”(Schoon Donker),环号B73-6261056,格斑花雌鸽。 --“琳布林号”(Liebling),环号B-78-6250000,格斑花雌鸽 --还有更多杰出但地位稍逊的后裔。

★总结

只要赛鸽运动存在一天,慕利门将会如同詹森兄弟和赫司肯.冯莱尔那般美名源远流长。如今的慕利门(他只是个淳朴的农夫)已经退休,且和他的女婿以“慕利门--达曼”的名号合作。以慕利门过去的合伙关系来看,他一向都只育种,由他的前任合伙人(沃特斯和马利安)使翔,难怪人们总是议论纷纷。且有点真实的是:慕利门本人过去并不是成功的使翔者,是那些他卖给其它鸽舍的鸽子后裔让他出名的。然而身为赛鸽人的慕利门并不愚昧,他了解以不同血统杂交为通向成功的康壮大道,在不断引进外血和自己的鸽系杂交后,他成功育出入赏1999年比利时远距离赛的地区组冠军鸽。即使他以前的合伙人都从未有过这种成就。

★误解

请不要误解我此篇文章是在为慕利门宣传。我只是对他那史上最优秀的种鸽“黄金配对”表达敬意而已,而且“黄金配对”也已成为历史。慕利门名声响亮而且他拥有好鸽,但是他近期的赢赛鸽都是以外血杂交的后裔。

如我之前说过的,来自美国和“东方”(台湾和日本)的鸽友特别在意鸽族和血统。然而,史上最为优秀的“黄金配对”(“老凡登布希号”和“詹森雌”)本身都是混血的结晶,而且由此配对所出的赢赛鸽和超级鸽后裔也是混血的产物!

我在上一篇文章中说过,名声响亮的鸽子并不一定就是好鸽。慕利门鸽却是此惯例下的异数!他的名声响亮,而且感谢他那“黄金配对”赐予他优质的好鸽。现在他能晋级成为使翔强豪的事实实在于--他够聪明地善用外血,来和他那些“黄金配对”的後裔杂交。

一般鸽友,尤其是来自美国和台湾的鸽友谈到赛鸽是时,他们的话题总是离不开“血统”和“鸽族”。当有鸽友对我的鸽子和赛绩发生兴趣时,我也常被问到我的鸽子来自哪个“鸽族”。我总认为这有点好笑。我对鸽族或血统方面一点兴趣也没有!我只想要获胜而已!

很少欧洲鸽友持有自己的“血统”鸽。那表示冠军鸽并不多!我总喜欢以已故的格斯特.霍夫肯这个良好范例来表达我的想法。霍夫肯是我的忘年好友,我了解他的鸽子,而且我还有他当初拍卖鸽子的清单。

即使全世界都有人宣称持有血统纯正的霍夫肯鸽,霍夫肯先生本人却到处购鸽,而且他的入赏鸽都是杂交的产物。这表示他的鸽子都是外血的子孙! 因此滑稽百态尽出如下--

霍夫肯过世后拍卖的许多鸽子,都是他买来的外鸽。在拍卖购得鸽子的鸽友则宣称他们是“霍夫肯鸽”或稍后出现了“霍夫肯血统鸽”好一个疯狂的赛鸽世界啊! 

★畅销!

钱可没有铜臭味,因此一些荷兰和比利时鸽友洞悉出外国买者对“鸽族”的企求。当外国买者想要购买某个x先生鸽族的後裔时,他们期待所购得的後裔类型和颜色都要和x先生的鸽族档案相同。那么只要有一鸽舍类型和颜色雷同的鸽子则一定畅销无比。但是有多少欧洲鸽友拥有自己的“鸽族”或血缘相近的鸽子呢?又有多少鸽舍有类型和颜色全部相似的鸽子呢? 我知道一些鸽舍有这种鸽子,但是他们不是冠军鸽舍,而是“职业卖鸽舍”。

疯狂的是他们的鸽子真的很畅销。尽管他们在翔绩方面根本就是窝囊废的事实,人们还是想买他们的鸽子,而且他们的财源滚滚而来,只因为他们持有天真的买者想要的:鸽族,而且大家应该了解欧洲鸽赛的奖金不多,因此比利时和荷兰鸽友只有两种赚钱的途径--

1,争取突出赛绩以吸引国外买者。

2,宣称持有某一血统的鸽族,那么…国外买者会随即蜂拥而至! 

阿连栋克的卡尔.慕利们是少数曾经持有自家鸽族的鸽友之一。我用“曾经”这个字眼是因为那些鸽族已成历史,而且他个人过去的使翔战绩相当凄惨。然而,以慕利门为例,他那凄惨的战绩乃属他个人的第一步错失,紧接而来的第二步则是那些竞相向他买鸽的鸽友所造成的。

让我们来听听这个不只在外国,而且在荷兰和比利时都值得纪念的,卡尔.慕利门本人是怎么说的。 


★卡尔.慕利门如是说

其实我过去的赛绩一向都相当凄惨,而这一切都要归咎于那些外国买者。因为他们都想获得我那对有名的“黄金配对”的后代。只要他们在血统书上更常看见相同的鸽子出现,他们就更为狂热地购买。假设他们在一羽鸽子的血统书上,看见我那羽“军校生”的名字出现3次,即使他只是和曾祖父或曾曾祖父相关而已,他们随即想要购买那羽鸽子。他们甚至连鸽子都不看,光以血统书对付他们已绰绰有余。

我像个马戏团里的表演家,甚至可说是更像个小丑!你认为是因为我过去的所作所为吗?而我过去只是一直在致力于保持鸽族的血统纯正啊!

大家了解为什么我过去的差劲赛绩要归罪于国外买者的原因了吗?

 80年代是我赛鸽生涯的转折点。那时我开始问我自己:虽然我卖鸽赚了不少钱,但是我快乐吗?答案是我并不快乐!那么我管那些钱干嘛?我管那些外国买者干嘛?我管我那些鸽族干嘛!我一点也不满意。我把钱存在银行户口里,但是我在余生也看不见这些钱。我再也不要在每回比赛失败后被人讥笑。天杀的,我要有好赛绩或甚至可能成为冠军!我要的不只是有名的鸽族,且还要以常胜鸽队来令人对我肃然起敬。

★神奇的转折点

稍后的1995年8月,怪事发生了:卡尔.慕利门(人们口中的作翔者,而不是使翔者)夺得全国赛冠军宝座!这回人们更加皱眉纳闷起来!慕利门在全国赛拔得头筹?他是人们心目中的万选之后,怎么可能呢?以我对慕利门的了解,我倒不觉得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他一向的表现都还不错,特别是远距离赛。那么,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他要等到在曾经和沃特斯及马利安合作过的数十年后,才成为如此等级的使翔强豪呢?

 因为在80年代后期,他开始忘记要保持鸽族的纯正血统,他不再觊觎卖鸽而来的金钱,所以他开始引进外鸽和他自家的鸽族混血。因此数年后,他发现自己不只赛绩进步了,而且还获胜了,甚至在全国级赛事中夺标。

只要是看过他的入赏鸽照片或抓触过他的入赏鸽的鸽友都大为讶异地心想“这些鸽子并不像是慕利门老鸽族!?”这些鸽没错!他们真的不是。他们全都是杂交的新产物:慕利门甚至进而在1999年赢获他所属区域组的全国远距离赛冠军。

★开怀一笑

现在的慕利门因为赛绩卓越而有理由开怀一笑了。我们谈到他多年来声名如火箭般窜起的养鸽生涯时,他说:“我看见光明,而且即时未晚。”说完这句话时,卡尔.慕利门脸上露出一个只有他自己才能体会其中意义的笑容。

 “我了解我在别处的鸽子後裔获胜无数,但是他们都经过混血:所以他们是我的鸽族后代和其他外鸽杂交的产物。那么我该如何开始呢?于是我开始着手引进外血,而且如其他人所做的将他们进行混种。”

以往慕利门鸽舍里的鸽子大都具有相似的类型:体型偏大以及眼睛美妙:他们明显地是同一鸽族的後代;如今,在他的鸽舍里可以看到其它类型的鸽子,而他们即是那些入赏鸽!

其中的深色鸽带有荷兰薛勒肯先生(Mr Schellekens)鸽子的血统。   --其中有些红鸽,但是他们的颜色不是那种“铁锈红”当我问慕利门:“那些美国鸽友大肆宣传的“铁锈红鸽”哪里去了?”卡尔脸上再度露出那种他自己才懂的微笑。几年前他确实还有一些那种“铁锈红”的鸽子,但是只要他们离家80公里远即摸索不到回家的方向。卡尔.慕利门现有的红鸽是向乔治.波里(Geroges Bolle)引进的后代。

--还有一些白翼灰鸽:他们是来自里欧.布罗克斯(Leo Broeckx)一羽奥运选手鸽所出直女的後代。那羽选手鸽代表比利时参加在格兰加那利亚(Gran Canaria)举行的奥林匹亚赛 (Olympiad)。

--另外,他还有一羽由荷兰的彼德斯先生(Mr Pieterse)知名的“鸽对17”(Couple l7)所育出的优秀后裔。我在我写的《詹森兄弟传奇》一书中介绍过彼德斯先生。那么这透露出什么讯息呢?即是育出入赏鸽的神奇程式如下所列:

鸽舍里的鸽子血统相近,或是所谓的“鸽族”并无任何不妥,然而必须引进外血与其杂交才能育出入赏鸽来。胡本、佛布鲁根和已故的杨.格德拉斯。好名即有好誉,除了慕利门之外,还有胡本、佛布鲁根、波里、杨.格德拉斯、安格斯和其他大把强豪声誉远播。

特别是我深为了解的杰夫.胡本先生更是赫赫有名。他虽是个聪明的老狐狸,但是他还算个相当诚实的好人,而且他一生的赛绩都相当成功。他的际遇和其他强豪版本雷同。他大部分的入赏鸽都是来自如“艺术家”(Artist)和“新力号”(Sony)的後裔,但是,他们又都是经外血杂交过的子孙。杰夫对此从不隐瞒。即使是已故的杨.格德拉斯和佛布鲁根这等大人物,都赞同杰夫的做法!

★结论

因此,亲爱的读者,我有些忠告给你:“你想以卖鸽致富吗?”那么你只要有一个外型和颜色相同的鸽族即能达成。但是,你想要有入赏鸽吗?那么,让你的鸽子进行杂交。大量育种,大量训练,大量汰杀,以及忘记其它旁门左道!这才是最快捷的成功之径。但是要小心提防啊!大部分的欧洲鸽友也知道偶而需要引进外血,因此他们时常犯下相同的错误。

当他们引进某位x先生的鸽族外血时,他们引进等数的雄鸽和雌鸽来配对育种。这就大错特错了!如此需耗时甚久才能得知他们是否物有所值。

因此,常你引进外血,务必将他们和你自有的赢赛鸽或种鸽配对,如此才能尽快得知成败。否则,难道连那些冠军鸽主的做法也不对吗?

★附言

荷兰全国性的赛鸽杂志《NPO》在1999年12月做过一个所谓的“千禧年民调”。他们邀请36000个订户票选何者为史上最伟大的远距离使翔者、史上最佳作者、史上最佳赛鸽、史上最佳鸽书等等。读者票选出的最佳育种鸽对为20世纪里的慕利门“黄金配对”。难道连这些读者的看法也会错吗?  

Top